全職寫作的第29個月

也就是兩年零五個月,仍然清晰記得在最初的時候臉上羞恥的熾熱 — — 別人在問起我是幹甚麼時,我總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現在卻總是不時會遇到有人對我說佩服或是欣賞之類。誠如上月回顧時某位朋友的留言:「堅持就已經是最美麗的人和事。」

許多事情,一開始總是不被看好的。
有些人出於關懷,有些人出於妒忌,還有些人則出於痛苦:要是你成功了,不就代表委曲求全的我錯了嗎?不就代表是我的問題而不是世界了嗎?不!於是發出吶喊與嘲諷。
我並沒有半點想站在道德高地的意思,因為上述的三種人,我處於不同狀況時也曾切身扮演過內裡的角色。
人生太不容易,七情六慾早就被翻滾得不能靜止。
所以許多事情,並不需要被看好才開始。喜歡,才是重點。因為做喜歡的事,人才會有活著的感覺。

最近有讀者也剛投入Freelancer的行業,她說每次不安時看著我的文字便能稍稍定驚,相信天無絕人之路。我記起有次果籽訪問一位十年全職炒散的80後,我當時也是看完後覺得安心。在徬徨的人生中,能成為別人的安慰和定心丸,這件事實在美好。

四月多了機會書寫別人的故事,有些事情可能是我不理解的,有些決定可能我並不認同,有些行為我大概今生也不會做,不過我還是要把它們一一書寫下來,有時還需要代入其中,嘗試感同身受。有次朋友問:「你會唔會聽到有啲分享係你唔想寫但又要寫?」我點頭。朋友一臉憐憫:「好慘。」我只是笑:「做嘢本來就唔易。」當時,或許說自從開始以筆維生後,我也覺得寫出非自己想法的文字好慘,我總是盡最大努力寫出不脫離事實同時不讓自己生厭的文字。可是四月過後,我卻產生了另一種想法。

我突然有很深很深的體會:我的寫作原是某些人情感的出口。
世界太複雜,無法每件事情都明文規定要怎麼做,可是卻又不知怎的形成了很厚重的不知名框架,沒有人明言,但有些事情你知道暗地裡大家明白,可是光明正大說出來,卻會成為千夫所指。
壓抑,是人類痛苦的來源,也是扭曲的開端。
每個人都需要被傾聽,而每個人都有權表達自己的想法,即使那並非代表正確(而事實上誰又能說自己就是正確?)。
我的工作,讓某一部分人的某一部分得以見光,單單只是被看見,或許對他們來說已經足夠。
並不是需要認同,只是想告知世界,世界從來不是只得光鮮亮麗的一面,而躲在背後與暗處的,也不一定等於骯臟和不堪。

世界,從來不是平面的。

願你的故事也被傾聽。
五月再見,繼續謝謝一直以來支持我的每一個你。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