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徒好 Q 忙

這是我於三年多前寫的文章。
執筆之時仍是教會「火熱虔誠」的姊妹。
所以連耶撚的撚也用X代替,哈哈。
那時創新的職員會方式隨著傳道人的離開,曇花一現後也只歸回虛無。
雖然不再回教會,但始終認為信仰該叫人得安息,而非忙碌。
坊間近年興起講「斷、捨、離」,唯有放開一切可以放下的,才能得見重要。
不知道是否也適合教會呢。
不斷加加加的生活也著實太累,牧者尚且有安息年,弟兄姊妹呢?

如果你問我為何總在深夜或凌晨發文,大概因為香港人生活比較忙碌,外加基督徒身份,於是忙上加忙,只剩下夜蘭人靜時比較能整理思緒。

今日我問一位姊妹「有無考慮浸禮呀」「未諗住呀,因為⋯⋯」
一個人不浸禮有很多原因,不過她其中一項卻是「浸左之後,好似會多左好多事奉要做」。
請大家先不要開耶X mode開始論斷我的姊妹,說她不愛主、不肯付出、不夠犧牲etc. 因為我們這次聊天正是在事奉前短短的餐聚。

我同時憶起與一位弟兄的對話「喂,有無諗過除左司琴,試下其他事奉?」「暫時無呀,我唔想自己太忙,因為仲有好多其他野要兼顧」
我記得那時我和另一位姊妹回答「會唔會係咁呀,係我地面前講忙?」
言下之意乃是做到死既我地都未講忙,你竟然講先?

今日我忽然想問自己,為什麼忙碌事奉會變得理所當然,甚至是讓人能站於高處批判他人的準則?為什麼事奉竟成為了某些弟兄姊妹更深親近神的阻礙?

造成事奉忙碌,大概因為有兩班人-- 一群主動的信徒和一群被動的信徒。

主動者,就是我們俗稱「做死的那班人」,相信很多教會也有這樣的情況:崇拜主席是他,執事是他,音控是他,主日學老師是他,連湊小朋友的事工也有他份。事奉者常常是那群人,縱然年月變更、崗位變遷,來來去去做的也是同一班人,最多偶爾加入一兩個新血。
其實這極不合理也不健康。
香港是個宗教自由的地方,基督徒比比皆是,教會開到成門成巷,人力資源充足,按理事奉該不至於太吃力。
然後我們或許能明白為何大多數前面總被冠上沉默二字。
這群沉默大多數就是被動的信徒,他們通常在give and take的過程當中,是take的那個。

不過大家別誤會,我無意褒獎主動者,亦非想責怪被動者。如果你記得馬大與馬利亞的故事,你會知道上帝欣賞的從來都是親近祂,而非死做爛做之人。
我只是在想基督徒何以走上今日的境況。

記得看過一篇文章,呼籲教會不要chur乾年輕人,而是應該讓其吸收與裝備。但我想被教會chur乾的不是年輕人,而是某一群人。不只一次我聽過弟兄姊妹講「星期六日仲忙過返工」,也親眼見過弟兄姊妹因為事奉變得非常疲憊。
我認識某些弟兄姊妹(非全職事奉人員)更是一星期可能返五、六天教會。戴定頭盔,我是非常非常欣賞願意為上帝作工的弟兄姊妹,我也不否定事奉是輕省喜樂的。只是每個人也只有24小時,你既然擺放了這麼多時間在教會,想必你一定是犧牲了/剝削了其他方面的時間吧?
像我,其實時時對家裡感到虧欠的。

我想對願意承擔事奉的你講,如果覺得累了,請讓自己休息吧。你可能會想「我唔做,仲有邊個會做?」我們可能要多學學信心的功課,要相信「我唔做,上帝總可以興起另一個人做」,需知道上帝沒有了誰,祂要成就的事依舊是無人可阻。我們大概不需把自己看得過重。有時候,我們承擔太多事奉,其實也算間接剝削了其他人事奉的機會。

我想對身為基督徒但一點也不忙的你講,既然基督教我們相愛,我們怎能看著弟兄姊妹做到殘做到病也不伸出援手?請不要覺得「我唔做,上帝總可以興起另一個人做」,你可能覺得自己不夠資格,不夠能力,但事奉崗位有大有細,有重有輕,上帝為了你,早已預備好一切,只是爭你的埋位而已。

因為性格關係,我對於事奉的質素有頗高的要求。我不是那種可以不理會事奉果效,最重要是弟兄姊妹有心就接納的人。
例如當我擔任崇拜主者,我總希望找具備相關恩賜、能力較好的弟兄姊妹組隊,想要呈獻最美的祭。但撒母耳記上16:7卻記載「耶和華卻對撒母耳說,不要看他的外貌和他身材高大, 我不揀選他。因為, 耶和華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
似乎我的選擇並非上帝的選擇,而且我發現多一個問題,我也是造就了「做死一班人」此光景的幫兇。

於是我開始思索,他可能會有點力有不遞,她也有機會過於緊張表現不穩,那我們多找幾個弟兄姊妹互相補足可以嗎?俗語不是說「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嗎?

最近我的團契正試行一種新的事奉模式,我們放下職員會的制度,套用全民皆祭師的觀念,把職員職責分拆,讓更多弟兄姊妹一同事奉。減輕職員負擔之餘,同時讓更多弟兄姊妹經歷與神同工的奇妙。對於已做了四年職員的我來說,除了感恩事奉變得輕省外,更為到弟兄姊妹願意事奉的心而感動。
原來他們並非不願承擔,只時有時害怕擔子過重或自覺未能勝任。

寫到這裡,大概我的題目應該改為《香港(某部分)基督徒好 Q 忙》,但願有一天,我們的事奉真的可以變得輕省,而不是叫苦連天,而不是充滿掙扎,而不是阻礙我們親近神。Amen!

我想對願意承擔事奉的你講,如果覺得累了,請讓自己休息吧。你可能會想「我唔做,仲有邊個會做?」我們可能要多學學信心的功課,要相信「我唔做,上帝總可以興起另一個人做」,需知道上帝沒有了誰,祂要成就的事依舊是無人可阻。我們大概不需把自己看得過重。有時候,我們承擔太多事奉,其實也算間接剝削了其他人事奉的機會。

我想對身為基督徒但一點也不忙的你講,既然基督教我們相愛,我們怎能看著弟兄姊妹做到殘做到病也不伸出援手?請不要覺得「我唔做,上帝總可以興起另一個人做」,你可能覺得自己不夠資格,不夠能力,但事奉崗位有大有細,有重有輕,上帝為了你,早已預備好一切,只是爭你的埋位而已。

因為性格關係,我對於事奉的質素有頗高的要求。我不是那種可以不理會事奉果效,最重要是弟兄姊妹有心就接納的人。例如當我擔任崇拜主者,我總希望找具備相關恩賜、能力較好的弟兄姊妹組隊,想要呈獻最美的祭。但撒母耳記上16:7卻記載「耶和華卻對撒母耳說,不要看他的外貌和他身材高大, 我不揀選他。因為, 耶和華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似乎我的選擇並非上帝的選擇,而且我發現多一個問題,我也是造就了「做死一班人」此光景的幫兇。

於是我開始思索,他可能會有點力有不遞,她也有機會過於緊張表現不穩,那我們多找幾個弟兄姊妹互相補足可以嗎?俗語不是說「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嗎?

最近我的團契正試行一種新的事奉模式,我們放下職員會的制度,套用全民皆祭師的觀念,把職員職責分拆,讓更多弟兄姊妹一同事奉。減輕職員負擔之餘,同時讓更多弟兄姊妹經歷與神同工的奇妙。對於已做了四年職員的我來說,除了感恩事奉變得輕省外,更為到弟兄姊妹願意事奉的心而感動。原來他們並非不願承擔,只時有時害怕擔子過重或自覺未能勝任。

寫到這裡,大概我的題目應該改為《香港(某部分)基督徒好 Q 忙》,但願有一天,我們的事奉真的可以變得輕省,而不是叫苦連天,而不是充滿掙扎,而不是阻礙我們親近神。Amen!

玩命中,正在全職靠寫字維生。 Contact:charishaha@gmail.com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hlfcharishung/ #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charishung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