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並不是屬於年輕人的

圖:睇政 Seeing Politics

2014年雨傘,我是大學生,當日曾寫下〈不要把棒交給年輕人〉,請求著社會不要只把責任交給我們。
2019年,我即將(還是已經?)踏入中女行列,還是很想說香港並不只屬於年輕人,我們絕對不應以旁觀者的應度參與運動。

早前看見朋友出了一個IG Post,大意在說身邊很多同齡人都說自己老了,沒有甚麼可以做到,對年輕人講加油云云,而其實這些人不過只是25–30歲。

……
Are you kidding me?

今天也看見另一位朋友寫了篇〈廢中們,請收起悲情〉,論述著每個階層其實都有自己可以做到的事。

不要把對運動的想像只局限於情緒宣洩,你的愧疚、眼淚、憤怒,老實說對整場運動一點幫助也沒有,除了讓你的良心好過,一切都毫無意思,就像聖經所說的「沒有行為的信心是死的」。唯有當你能把這些轉化為行動,一切才變得有意義。

由年輕人的位置轉變為(即將踏入)中女,我深深感受到自己的體力、視野、會採取的行動都不再一樣,這是事實。我們行的每一步都多了很多計算,最喜歡問:「做咗又點?」、「跟住點行落去?」、「咁做有咩目的?」,也許是出於怯懦,也許是出於對世界的理解,我們不再像從前那般衝動和熱血。
我們不只知道世界很殘酷,我們也確實感受到了世界的殘酷。
雖然如此,這並不是我們可以置身事外的理由。

年輕人有年輕人的做法,你也該有屬於你的戰鬥模式。
像義載的司機、像搞刊登G20的全球廣告、像課金的有錢人、像出謀獻策追擊的Post、甚至像鬧鼠王芬的民眾和拒載的的士大哥
我們每一個人可以做的事其實還有很多很多,只要你願意踏出屬於自己的一步,未來便多了一分可以改變的機會。

還記得5月尾的時候見過一班朋友,當時他們都說:「吓?!乜你認為逃犯條例會唔過咩?實過㗎喎,不如諗定點移民仲好。」
我打了個突。
是嗎?是這樣嗎?
原來是不能逆轉的嗎?
在座的人有些已移了民,有些也擁有了外國身份,關於香港這件事,可能會婉惜,卻始終無法不滲出隔岸觀火的氣息。
但對於我來說,這卻不是件可以心平靜氣地說出:「吓,預著佢會過㗎喎。」的事。
我永遠不可能這樣。

然後事實證明了,當你不願意認命,多多少少有些事情會改變。
要是沒有69,沒有612,便不會有未來的很多個日子,也許香港早成為了送中的地方。
我們無法知道以後這條例會否借屍還魂,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處理,可是至少證明了並不是「做咩都無用㗎啦」,並不是這樣。

如果你還是不知道自己可以做甚麼,我告訴你,出來成為人海中的一點,你將會找到你的位置,你也會知道自己在運動中的意義。

香港並不是屬於年輕人的,香港是屬於我們每一個的。
不要讓年輕人孤單,也不要讓自己落入無力的狀態,你其實比自己想像的還有力量。

P.S. 無辜被捕者只要記得一句口訣:「我無嘢講。」
其他的都交給律師吧,這是他們支持你的方式。

香港,七月要繼續加油。
齊上齊落!

玩命中,正在全職靠寫字維生。 Contact:charishaha@gmail.com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hlfcharishung/ #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charishung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