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違抗上帝

clown-238527_960_720.jpg

當你所認識的上帝與別人告訴你的上帝有所出入,你會怎麼辦?
當這些分歧來自屬靈長者、領袖與偉人,你會否立時跪低兼「認罪悔改」?
當違和感一再出現,你選擇忽略順服還是正視抗爭?

最近在讀一本有趣的書,叫《循規踰矩》是「屏采」翻譯羅林斯(Peter Rollins)的《The Orthodox Heretic》。
書中每一個篇章也幾乎可再延伸為另一個故事或分享。

今夜想和大家分享一個關於〈抗命忠僕〉的故事。(我就長話短說好了。)

現實之中,上帝當然不可能如此顯現。
但故事卻在挑戰我們:
你有多了解自己的信仰?你有多明白上帝的心意?你在混沌矛盾之中能否堅守基督的命令?

現在的時代是每一天都有荒謬鬧劇上演的時代,也不知道為什麼基督徒(特別是在上位者)忽然多了起來。
誰誰誰是為了上帝出選(但最終敗了卻沒有解釋上帝的旨意為何),誰誰誰是信徒最終家裡擺放佛像誰又去車公廟求簽。

這個故事還有這個時代,只有更加的提醒我:喂喂,你醒醒定定呀,唔好做個懶惰又矇查查嘅基督徒。
唔覺意跟錯惡人行闊路就死喇,到時耶穌唔認你就喊都無謂。

這個時代很需要思考,不要以為跟定誰便不會有錯。
除了上帝,誰都可能會錯。因為我們都如此軟弱。

屏采的朋友再分享了一則關於潘霍華的故事。

話說希特拉年代,納粹政府公然逼迫猶太人,不准他們擔任任何公職。
德國教會非但沒有指出其不公義,反倒幫助政府,禁止按納猶太血統的傳道人。
教會更忙著為政府護航,稱之為聖靈的工作、引導德國救贖世界的重要媒介。
潘霍華與其他未向納粹政府低頭的牧者成立了認信教會(Confessing Church)。
他所帶領的認信教會神學院也一度被定為非法組織。

今天我們回望,不難批評希特拉的瘋狂與教會的腐敗,但時間回到2018,我們所置身的香港。我們真的有好一點嗎?

這個政府沒有欺壓貧窮嗎?
這個政府沒有顛倒黑白嗎?
這個政府還是為人民服務嗎?

但教會又做了甚麼?我們又做了甚麼?

玩命中,正在全職靠寫字維生。 Contact:charishaha@gmail.com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hlfcharishung/ #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charishung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