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釋換不來認同,卻能讓人理解。

(文章並不適用於政治層面或有利益衝突之團體)

很多自命不凡或想走「型格」路線的人,認為解釋是一種不必要的舉動:明白我的人就會明白,不明白的多講無益。
我覺得這樣的人為什麼不求上帝取回他們的說話能力呢?反正他們相信的是心靈感應。

最近我在Facebook post了自己終於要搬出去的消息。
很多人紛紛按Like,留言恭喜我,不少人更祝福我成功脫離家裡,希望我能獲得一個美好的新生。
望著這些回應,感慨萬千。
當中有好些人,曾經力勸過我要好好珍惜家人,不要愛得太遲;有些人曾為我一再禱告。
很多年以後,他們諒解了我的難處,也深切體會到所謂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有些難度更是若有人因而燒了經卷也絕非十惡不赦。
十幾年過去了,沒有人再勸我要怎麼做,只是希望我能活得開心快樂。

我發覺,其實人還是可以溝通的嘛。

我不是要全世界都明白我,但我也不想和世界對著幹。
被人指責,被人誤解,總很難說是讓人感到愉快的情況。

世界存在著某些Norm,譬如考生都應該努力讀書。
假如有個DSE學生學習永不用心,功課也得過且過。
正常來說,人們無法不怪責他不用功。
但原來他一直心繫髮型師的夢想,根本沒有上大學的心思。
在別人操paper時,他都把時間放在進修技術之上。
這樣,有誰錯了嗎?
並沒有。

在沒有額外資訊時,我們都只能憑Norm去判別一件事。
同時每個人也絕對有權決定自己的人生要怎麼過。
這並不是對與錯的問題。

我會說,解釋是我對你基本的尊重(我尊重你在缺乏資訊的情況下的確只能以一般常識去理解我的行為),也是我為了保護自己應當有的行動。
愈親密的人,我願意多解釋幾次。
路人就……解釋以後仍然冥頑不靈,當即擺埋一邊,這樣的人沒有需要再進深一步交往。
沒有人需要為了誰而活,同樣,也沒有人能夠忽視任何人而活。
人與人之間就是環環相扣。
要麼你搬到孤島,要麼你不能埋怨我只以常識理解你這個人。
是你不發一言,是你先把自己置於一個曖味的國度,與人無尤。

所以一直以來無論在家庭、信仰或事業的取態上,身邊人甚至路人對我的決定縱然並非完全支持,也尚算沒有太多攻擊。這自然是他們夠開放、包容及愛我之故,但我總是不厭其煩地一再解釋自己為何走到這一步,也功不可沒啊。

沒有人天生就應該要被諒解,也沒有人天生就能夠明白對方,大家不過是在來往之中嘗試易地而處,學習了解,彼此磨合而已。

「解釋是一件很累人的事。」說這樣文藝的句子之前,先問問自己到底花了幾多力氣吧。
不付出的人,卻想過得順遂,不是一種妄想嗎?
當然,有些人就喜歡被世界孤立的清高。
這樣絕對沒有問題啊。
這樣的世界的確很安靜。
不過有些人一邊鄙視世界對自己的誤解,一邊卻又不作任何努力與世界協調,這樣的人真的讓人覺得很尷尬。
中二病的情緒,就留在中二的時候好不好?
你已經是個大人了啊。

玩命中,正在全職靠寫字維生。 Contact:charishaha@gmail.com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hlfcharishung/ #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charishung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