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會是我們的最大救贖。

7月27日元朗恐襲version 2,是我在這段抗爭路上最疲累以及痛心的日子。
或許是情緒終於到頂,也或許是無法原諒自己在戰友仍未撤退之時竟早早離場。
一直覺得,PTSD是切實受到創傷的人才會有的後遺症,雖然知道有些人就算不置身現場,透過畫面仍然有機會罹患此症,但我從不覺得自己有如此纖細和感性 — — 直至我看見速龍重覆著上一個星期白衣人在地鐵站內無差別打人的行動,那一刻傷口浮面,而黑警在上頭灑鹽,很痛很痛,痛得淚線不發達的我亦糢糊了眼睛。
我向來是個幸運的人,或者也是因為我的懦弱令我不必受皮肉之苦。
7月21日,元朗恐襲之時,我因為沒有留到很晚,所以避開了月台上白衣黑社會的毒打,但要是我晚幾班車,那麼大家早些天便不是在閱讀我讀者的經歷,而是我親身的分享了。
27日的夜晚很難受,因為愧疚,也因為警方的瘋狂和殘忍。

雖然知道警察視示威者為眼中釘,是比恐怖分子更需要懲治的人。
可是我始終認為那是有場合性的,是在特定的環境和氣氛才催生的。
所以你可以說我天真,我真的以為只要我們混在平民當中,警方便會因為不可傷及無辜而有所顧忌,他們便不能輕易清場,我們便能爭取多一點時間表達意見,政府便不能莫視民意。
可在沙田新城市一役,警方衝到商場打人捉人;在元朗民居發射催淚煙,甚至刻意射到老人院以及路軌中⋯⋯我深深明白,原來警察為了執行任務,早已不介意傷及無辜,因而這一晚,在上環有小朋友被催淚煙所傷,有老人家被防暴盾推撞,一切都不能再被稱為失手,而是必然的結果。
保護市民,服務市民?
一早沒有這支歌仔唱。

27日元朗以後,緊接的是28日的上環集會。
在元朗勞累過的人,很難在第二天仍然全程加入(你知道,那真的很累。因為完了以後,你還會follow整天的消息。),所以我很多朋友是日都只能缺席。
我也想過休息一天,但因為在元朗當天的自己實在毫無作為,連作為和理非站在後排做人海我也不稱職,於是我決定了還是過海。

懷著戰競的心情到達,幸運的我不知道已是隔了多久才第一次單獨出現於運動中(每次見到連登問有沒有人可以結伴我都覺得好慘),沒想到一會後卻有朋友同樣出現於當中,於是我又由一個人變成幾個人了。
痴線,上天究竟有幾眷顧我?
心淡定下來,我真的超細膽的。

我發覺無力、難過、愧疚的時候,最佳的治癒方法不是做你喜歡的事情放鬆心情,也不是深呼吸冥想,抽離一切安靜自己(當然壓力過大或是burn out是另一回事),最能夠治療自己的是重新投入到運動當中,和同路人再一起努力。
當我行動起來,我的內疚便可以得到舒緩,我可以肯定自己正在付出,而不是在吃抗爭者的人血饅頭;當我行動,我便能看見其實有很多人和我一同燃燒,即使微小依舊努力著做自己能做到的事,無力感便能減少一點。

朋友說:「我坐喺螢幕前見住啲畫面,仲難過過我企喺出面。」
或許正是如此。
行動,並不是指一定要在外面打生打死,也不是個個都適合打生打死。
所以才有人決定損助物資,今晚途經OK也遇到叔叔說買了兩箱水,可否請壯丁幫忙搬運(而在OK買魚蛋燒賣時,明明只是買一份,店員卻給了兩份,還偷偷跟我們講加油),才會有人在撤退時做車手四出義載,接送義士回家。

而接下來,也有著絕對是我們每一個都能參與的行動。
罷工!
自己一個做當然on9,但如果已經有日程有共識了呢?
這個共識,可以有你的參與嗎?

前線已經為我們食了很多粒不同的彈,也有人被暴力拘捕,我們真的不能也走一步嗎?

同場加映:
各群組罷工TG

(TG 工會正式啟動) 即刻加入 利用高科技建構罷工平台
https://lih.kg/1373852
- 分享自 LIHKG 討論區

玩命中,正在全職靠寫字維生。 Contact:charishaha@gmail.com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hlfcharishung/ #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charishung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