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們的四周年

仍然記得第一次見面,我問你穿了甚麼,你說:「Monday 當然係Monday Blue啦。」然後穿著藍白間條裇衫的你叫住了我。
第一次接我回家,是在晚上busking後,當時同樣是冬天,很冷。你帶我去喝了一碗熱湯,說這是你從前很喜歡的店舖。
第一次接吻時,我們架在臉上的眼鏡相撞了,忍不住笑場,我還以為這只是戀愛喜劇中編劇想出來的情景,沒想到真的會發生在現實中……

很多的第一次,對我來說仍舊印象深刻,記憶清晰。連同當時的溫度、神情,彷彿都能在腦海中慢鏡重播。

一起四個多月後我曾寫下〈我希望愛情可以一直簡單〉,至今偶爾還是會收到有人在Medium閱讀了的通知,於是我又會重溫一遍我簡單的願望。
而所謂簡單,從來都不簡單。
在這個世上從沒有過簡單的事,要不需要智慧,要不需要毅力。
縱處於熱戀中,卻不等於我會喪失理智。
甜蜜的背後,是隱約的傷感,我曾經看過太多隕落的童話。
於是我才說「有一日 我們會想要得到更多更多還有更多」
一旦單單與對方在一起已再無法心滿意足,那條名為「愛情」的荊棘之路才算正式開展。

我曾無數次思考,為什麼最初可以做到的事情,後來都不能了呢。
明明記得當時的單純,也喜歡那陣時的純粹,甚至會懷念起來,為什麼就不可以一直延續下去?
然後我想到,當大家還未確立心意,你對我多一點的在乎已足夠讓我喜出望外;等我們心意相通,能相伴在一起已是無上的幸福;等陪伴成了基本,我們便會渴望下一步的事情…….周而復始,直至生命的終結。
人的狀態一旦改變了,便無法回復從前,無論你想或不想,必然如此。
因而古希臘哲學家赫拉克利特(Heraclitus) 的「人不能踏過同一條河兩次」」才會成為名言。
他早就看透了人類這種生物每一秒的前進,也是同時宣告著過去一秒的死亡。

雖然我們比起一般人比較奇怪,可是我們終歸也不過是人類,逃不脫那種inborn的宿命。而時間也讓我明白,一直無法解決的事情,期待未來忽然「一天都光哂」,是最不切實際的奢想。
我們只有現在,Stay or Leave。
不要把希望寄宿在未發生的未來。
於是曾經有好幾次,我都想過不如算了吧。
愛情雖然不是求開心,但過於疼痛或折磨是否也說明著到了該放手時候?

第一次戀愛選擇分開時,姨姨對我說:「你而家仲後生,會分手都好正常。」
我當年並不明白姨姨的說話。
等到了現在,我才終於理解。
除了包含著「年紀唔細,market愈來愈窄,競爭力不如人」這些超現實的理由之外,更因為我知道在這個廣闊的世界要遇上對的人或是對自己來說是「正常」的人是件多麼珍貴的事,而且還要剛好你們能愛上對方。
我也到了只是單單想起要重新適應另一個人已經覺得疲累的年紀。

朋友說:「愛情有咩值得煩?仲愛咪一齊,唔愛咪分開。」
說得瀟灑,大方向也沒有錯,可是如果你細看每一個人的愛情,你會知道愛情久了,其實還積存了很多東西,有時候也會有人依然相愛卻選擇分開,為了讓愛情不至於燃燒至殆盡。

2011年時我仍會看TVB,當年胡杏兒獲勝成為視后,曾說過這樣一番話:「我知自己有好多缺點,好難頂;但你都好多缺點,好難頂,但希望我哋一路頂住大家。」當時年僅20歲的我聽她這一番愛的告白只覺莫名奇妙,想著這樣講真的好嗎?一點也不浪漫,甚至「哽耳」,對方聽到會開心嗎?
多年以後,我卻時時想起她這番說話,覺得再沒有比這樣的話更情深,更有愛意。

29歲的我,比少女時更喜歡看韓劇,可是我比較喜歡和你的戀愛。
雖然有不容易的時候,但還是想拖著你的手繼續走下去,不只是想要停留在「從此佢哋就幸福生活落去」的定格,更希望和你走過高高低低名為「生活」的道路。
我是個看似安靜但內心暴烈的人,我會愛你直到愛意完全焚燒為零,所以你記得適時加柴啊。
我也會在你如水的子,默默陪伴。

願相戀的你們也愛得安好,一切都很不容易,我知道。
互相扶持,好好走下去吧 — — 但不願相扶的人,就放手吧。
相信我,一個人走比起總是和拖你後腿的人走,會輕省得多。
祝福。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