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得只剩下警察這個身份

(故事純粹虛構,但衷心希望成真。)

https://t.me/hkstandstrong_promo

阿偉是個警察,2019年的時候他在前線對抗示威者。

那段日子現在他想起會有點模糊,並不是因爲時間問題,不過是五年前的事。
而是他總覺得那段日子好像夢一樣,望著同伴揮棍狂打示威者,起初他會有點迷惘,後來他發現自己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也手起棍落,一棍一棍地猛力打,打到別人制止他才停手。
他不覺得自己在打人,那時他們都稱呼示威者為曱甴。

清場的時候,同事會指著前面的人說:「你唔好再扮市民。」阿偉曾經閃過一刻想,甚麼叫做扮市民?是在說他原本不是市民嗎?不是市民的話那是非法逗留的人嗎?又似乎不是這樣的意思。
但阿偉沒有時間想太多,他自己也很忙,不斷和在場人士吵架,有時是記者,有時是市民,有時甚至是伙記……吵甚麼已經忘記了,總之那個時候整個人都很亢奮,現在回想只有一種彷佛的感覺。
慶幸的是,自己沒有不清醒到開槍打人,也沒有強姦和殺人。
為什麼這樣說呢。
因為後來從某一天開始,那些開過槍、強姦殺人的警察都漸漸被定罪。

轉捩點是甚麼?
阿偉不知道,「我只係打份工」是阿偉的口頭禪。他只是聽order做事,雖然想一想的話,又好像order裡沒有仔細到叫他去拿警棍打頭,把催淚彈開向人群……總之阿偉想,那時壓力真的好大,而那份壓力的來源就是面前這班人。
其他的事,講真的,阿偉並沒有思考。

阿偉今年三十歲,沒有朋友,更沒有女朋友。
以前中學有一些死黨,但因為2019年的事,他們都和當警察的自己絕交了。
而且五年內真的沒有和他說過一句話。
即使後來阿偉真誠或假意道過歉,都沒有人理會他。
明明有些人認識了十年以上。
只有一個人後來在阿偉死纏爛打下才回傳了一個訊息:「2019年的時候你沒有辭職,你現在就算死也償還不了你的罪,何況只是辭去工作就想修補彼此關係?!沒可能!」然後把阿偉block了。

阿偉沒有朋友,只有同事。他的同僚和他命運一樣。
大家朝見口晚見面,放工了實在不想還粘在一起。
何況職場或多或少也有暗湧。

沒有女朋友也是因為警察的原因,阿偉要聲明自己的外表可不算差。
可是女生知道他是警察後,都一臉厭惡。
阿偉有想過隱瞞身分,可是女朋友是身邊最親密的人,實在難以實行。
於是阿偉想不如找援交或者叫雞算了,沒想到她們竟然要阿偉出示在職證明,害他想含糊地稱自己為公務員/紀律部隊成員也不能。

身邊一個人也沒有,阿偉覺得孤獨。

阿偉沒有玩social media,主要不是沒有興趣,而是不敢。
他以前的Facebook和IG每天都有很多人問候他,他實在受不了。
民眾對他的恨意,他只能默默忍受以及每一天都比昨天更隱藏自己的身分。

阿偉住在警察宿舍,他每一天上班離開和下班進家門前都會包到自己好實,害怕被人認出,變成落街買個包都難。
現在很多鋪頭都貼著不歡迎警察的告示,試過有師兄照踏進去,立即被店主拒絕,還把鹽撒在他身上。
當然還有一些藍店支持他們,但你進去即是表明了自己的身分,以後日子只會更難捱,聽過有師兄出來後被人起底放上網,日子從此不安寧,在樓下被貼街招,街坊對他側目,一直竊竊私語,終於他要搬走才可以。不過阿偉不喜歡藍店主要是因為又貴又難食。
所以阿偉通常會叫外賣,但因為外賣自從2019年後就不送警察宿舍,阿偉會選擇自取,也不想留在店裡吃,免得一直聽見有人講警察的壞話。
其實不止食店,各行各業也一直杯葛他們至今。
當初不覺得甚麼,總以為一切會過去,畢竟香港人出名善忘。
阿偉想,五年香港人下不了火,就等十年吧。

阿偉四十歲的時候,還是只有自己一個人。(父母?兄弟姊妹?早已紛紛和他割蓆)
他決定寧願住劏房也要搬出宿舍。
他已經受慣了擔警受怕的日子,前陣子有同事被掟雞蛋和淋尿,他實在是受夠了。
阿偉沒有想到,十五年過後,香港人對他們的恨還沒有過去。

這十幾年以來,警察無論在小說、電影、電視劇集裡都是擔任壞人的角色,警察成為了小孩角色扮演中最不討好的一員。
可是搬出去也很不容易,很多業主一知道他是警察便立即改變態度,幾乎以趕走瘟神似的掃他出門口,後來用比市價多一倍的租金才勉強租到一個單位。

阿偉開始再建立人際關係,可是因為怕和別人走得太近會露了底細,他始終和人保持一段距離,這樣當然也不可能和誰交心。
但對於阿偉來說,可以不用蒙面步出居住的地方,可以有人對自己點頭微笑已經很足夠。
如果可以的話,阿偉其實最想移民,重新開始自己的人生,可惜很多國家早已拒絕香港警察的申請,有些甚至稱他們為黑警,是恐怖分子。
阿偉只能有兩個選擇,留在香港或是前往中國。
他選擇了留在這個恨他的香港,不想去沒有自由的國度。

阿偉五十歲的時候,死了。
他在廁所吞槍自殺。
警方說他的死因無可疑,並宣稱他患有抑鬱症。
靈堂上,沒有一個親友出席他的喪禮。

朋友group中有人在說:「我哋咁算唔算間接害死佢?」
有女生說:「我好似有啲罪惡感。」
另一個女生說:「如果我哋咁叫間接,佢當年係直接害死同令好多抗爭者傷殘!」
男生說:「每個人都要為自己做過嘅嘢付出代價。」
另一個男生再補說:「如果我哋原諒同妥協,係對唔住死去同受傷嘅手足,我會有更大罪惡感。」

玩命中,正在全職靠寫字維生。 Contact:charishaha@gmail.com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hlfcharishung/ #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charishung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