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之所以能守住

beauty-2388350_960_720.jpg

某次聚會,我說了個連當事人也差點記不起的祕密。
她很驚訝,張大了嘴。
害我以為難道是自己精神錯亂產生了幻覺?
「唔係你講㗎咩?唔通我記錯?」
「你無記錯……你都幾口密㗎喎,都差唔多成十年,你唔講我真係爭啲唔記得。」
我笑笑。
有些說話雖然字字句句都是我們熟悉的,但拼合起來不知怎的威力卻可與原子彈相比,不只「銀牙」炸得你體無完膚,留下的幅射更足以讓你扭曲變形一生,無法復原。
是有這樣的說話存在。
我還不準備做劊子手,還是讓它們與Ping Pong一同都留在最深最暗的記憶之處好了。

「你千奇唔好講出去。」
如果電視劇出現了這樣的情節,大概就是祕密將不再隱祕的前奏。
但現實中你和我說了這樣的話,秘密就會像粗口在節目中被消音一樣,雖然發生過,卻不會有更多人知道。
所以想要借我成為傳聲筒的人大概會很無癮。
不過要守秘密的話,我倒是個不錯的人選啊!
當然也不可能到有人搵槍指住我,我也不說的情況就是了,不要有如此不合理的期待呀。

電影〈劫後重生〉中,主人翁 Chuck流落荒島,於是利用排球創造了個名為 Wilson朋友給自己。

人類天性害怕孤獨,假若甚麼事都獨自承受,大概不瘋癲也會造成某種程度的損壞。
我們需要傾訴,雖然事情不因此解決,但心的負擔卻會輕省起來。
所以我很願意聽各種各樣的事情。

守祕密不會很辛苦嗎?
對我來說還好啊。
我是個很擅長忽略的人。

Roommate有次講起一件事情,我聽後也忍不住嚇一跳。
「有一次我問你,地下咁多頭髮點解你都可以唔理?你知唔知你答我咩?」
我搖搖頭,一點印象也沒有。
「你話,因為近視但喺hall又無戴眼鏡,所以根本睇唔到。」
我大笑。
「我以後同啲人講你要保持屋企乾淨好簡單㗎咋,唔使買吸塵機,只要近視唔戴眼鏡就得喇。」
我一直以為Roommate很癲(她可是在退宿前拿塗改液油牆,為了蓋掉膠紙撕下來時牆身甩掉痕跡的人),原來我也不遑多讓。
想想也很合理,我一直和人說:「覺得自己生得唔靚唔緊要,照少啲鏡就得㗎喇。」

有些事情假如無法改變,何妨用這樣的方法讓自己好過一點。
(當然有些事情可以改變,就不要掩耳盜鈴,譬如以後喺屋企我會多戴眼鏡。)

所以啊,我完全沒有守秘密的心癢難耐,或沈重難過,把它們安放一邊,就這樣不想起就不會有感覺。
但大前提是,你要記得叫我守秘密啊。
不說的話,大多數事情我很快就會和人分享了,我是個口動得很快的人,也確因為這樣造成過不同的小小騷亂。
但和人分享各種不同的事情,真的很快樂啊。
人和人有愈多的交雜,生命的厚度也因而形成,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寫文章也一樣,不希望出現在我文字的你或有關你的事,一定一定不要介意跟我講啊,不然有意思的事情我都會無法不寫下來。
話說瓊瑤阿姨好像經常被他丈夫那邊的親人投訴,說她出賣二人的事情,販賣感情云云。
大概這就是寫作人的哀歌吧。
寫作要緣於生活,才能動人;經常老作,措辭再華麗,都予人空虛之感。
但與故事相關的人有時可能會感到不自在,但對於不相關的人來說,卻能從中找到共鳴或安慰,很造福人群的啊。
當然若故事主角已經拒絕出場,但作者依舊執意公告天下,就有點逼良為娼,不太道德了。
雖然我很喜歡寫作,喜歡到有一種燃燒生命的感覺,但還是希望做個有格調的人。
因為人活著,並不單看自己。
獨樂樂,永遠不如眾樂樂。

玩命中,正在全職靠寫字維生。 Contact:charishaha@gmail.com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hlfcharishung/ #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charishung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