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香港,你可以走幾遠?

每次由家裡走到示威區或集會場地,她都會覺得自己正在遊走於兩個世界。
也許她根本不用煩惱世上是否有平行時空,分明每一天都正在經歷著。
有時是一區之隔,有時是一街之隔,有時又可能只是你的Facebook Wall和我的Facebook Wall之隔。
她發現了,平行世界存在於四周,並非虛構。

偶爾她也問自己,為什麼不留在那些和諧、笑聲中?
為什麼選擇了近乎使人虛脫的炎熱,而不坐在舒爽如天堂的冷氣房中。
她不明白。
她只是無法漠視心裡的疼痛。

於是一次次,她請假,她搭長長的車程,她按捺著顫抖的身軀到達現場。
她無悔,即使沒有人感謝她。
她覺得自己只是做了應當做的事。
是天公地道,理所當然的事。

她看見有男孩在半塞的路上指揮交通並彎腰向著一個又一個受影響的司機表示歉意;她背後來了一個抱著一箱水的男生說自己剛下班運了物資來支持大家;她的身旁一直有少男少女在走動詢問:「有無人要食嘢/要水/要退熱貼?」
很多很多的黑衣口罩人。
獨獨沒有最該出現的各個問責官員。

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抗爭底線在哪裡。
她害怕一旦畫下,人便會變得懦弱。
只要保持未知,可能創作力量和幻想會嚇你一跳。
她希望如果可行,想嚇死哂現在政府的官員,反正他們除了逼害香港人也無甚用處。
他們比AI更差,AI尚且會因你的用字或問法不同而提供不同的答案,他們卻是無論遇到甚麼樣的問題,都只會重複相同的答案,仿如錄音機。
每次行雷,她都希望這些人被劈死。

直到有次她被捕,她突然意識到原來自己未預備好。
她沒有打算為香港付出自己的生命,也沒有打算為平行世界的香港人奉獻自己整個人生。
她知道有些人會說你的行動和付出不該受他人影響,但她不是那些人。
每次看見那些黑衣口罩人她都覺得心痛,也受到鼓舞;每次看見平行世界的人她都會覺得奇怪,也感到不解。
香港不是屬於某一群人的,犧牲付出的也不該是一小撮人。
她無法不留意其他人,因為世界不只圍著她一個人轉。
大結局也不因她一人而定。
從此以後,她知道自己的底線在哪裡。

她發現,底線並沒有使她變得軟弱,底線令她更清楚自己可以做甚麼,更堅定去做自己該做的事。
甚麼時候要站出來,甚麼時候要撤退,她已經明白非常。

為香港,你打算走到幾遠?

每個人都應該好好問自己。
問了,你才知道自己正站在甚麼位置,該做的事情又是甚麼。

致那些還未起步,永遠不打算起步的人,她也不打算責怪,畢竟每個人都有權選擇生命要怎麼過。
但至少,拜託,不要拖垮正在前行的人。
那條路真的很難很難很難走。
請你們高抬貴口,要不沈默到底,要不替正在發夢的人講講好說話吧。
掛住發夢的人,已經沒有力氣沒有閒暇能再和誰爭辯自己的「初心」了。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