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的人為世界帶來溫暖

Charis Hung
Mar 6, 2023

我不知道自己是何時開始有鼻敏感的,等我意識到的時候,鼻敏感早已成為我日常的一部分。在我的認知裡,鼻敏感是無法根治的。因此我任由它存在,哪怕我由不帶紙巾外出,到現在變成不帶上三、四包便難以心安的狀態。我不像某些人會因為鼻敏無法入睡那麼嚴重,但我漸漸也有點困擾,譬如在吃飯時飯桌堆滿一團團用過的紙巾(我試過一餐飯用了整整兩包紙巾),特別是當你與對方並不太相熟。由於經常擤鼻涕,鼻子總是紅紅的很難看,但最麻煩的還是你用心化好妝,鼻敏感卻發作最終紙巾會抺掉了不少妝容……Roommate正是那種因為鼻敏感而無法安睡的人,最近她看了醫生,症狀舒緩了不少,我這才知道,原來鼻敏感也可以就醫的。

不過Roommate卻遇到了一位不太友善的醫生:「嗰個唔知阿叔定阿伯嚟。坐低佢問我咩事,我話睇鼻敏感,跟住佢好似唔信,超誇張噉回應:『鼻敏感?!冇可能㗎喎,而家人人都帶口罩,你應該好啲先啱。』」Roommate說時忍不住反白眼:「之後我一路講佢都質疑我。然後佢好似唔識打字噉,係用隻手指逐隻逐隻字篤。」Roo…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