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痛是……你所愛之人的最痛由你造成。

第一次聽陳奕迅唱〈我們〉時,固然被他低沈的聲音和動人的旋律吸引,可是真正讓我停住,無法不細味歌曲的,是那句:「我最大的遺憾 是你的遺憾 與我有關」。
填詞人葛大為真的很厲害,沒有一定閱歷的話,是無法寫出這樣的詞吧。

人生雖然有很多苦楚,但大多其實都有出口。
憎恨傷害你的人是一種方法,忘記是另一種。
報復更具體,原諒可能比較釋放。
可是其中有一種卻讓人心如刀割,手足無措。

比如帶給你所愛之人最痛的就是你,那怎麼辦呢。

最近繼續在追看〈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目前已播到第10集,幾乎動搖了〈鬼怪〉在我心目中的位置。
好看的劇集不應透過癌症、意外死亡等情節搾取觀眾的眼淚,那是相當低手的做法,就算當刻我哭了,也不代表我覺得好看。
近來有一套〈一起吃晚餐嗎〉就正正出現了這些東西,讓我覺得很可惜,編劇毀了原本不錯的題材,變成了俗套的情節,大大降低了可看性。
真正好的劇集是就算不透過誇張的生離死別也能牽動人心,就像〈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編劇精準地勾勒出人與人之間的矛盾與張力,相愛同時互相傷害。

主角鋼太為了照顧患有自閉症的哥哥尚泰,人生基本就是圍著哥哥轉,哥哥也很喜歡鋼太。
把自己的人生犧牲掉,奉獻給另一個人,單想像你應該也知道是一件多麼心累的事,我就做不到所以逃掉了。
可是沒想到原來被照顧的尚泰內心深處也埋藏著一個很深的傷口,那是關於弟弟年少時因爲過於辛苦而哭著對媽媽說:「我希望哥哥死掉!」,以及那次他掉進了冰湖幾乎溺死,拼命呼救,弟弟卻轉身離去的畫面成了他的夢魘。
雖然鋼太最後還是回去救了哥哥,還差點因此死去,但想要哥哥死的心確實存在過,也短暫地曾經實現。
作為旁觀者,我們能夠理解雙方,在慘劇之中我們又能輕易怪誰?

可是對當事人來說,那實在是無法逾越的一道傷痕。
明知要跳過去對面山頭才能繼續走下去,卻無法不懼怕一不小心可能就葬身於峽谷之間,只好一直徘徊邊緣,前進不能。

尚泰正是這樣,已經來到中年,對於少年時代的事絕口不提,因此鋼太才會誤以為哥哥早就把那件事忘掉,只有自己被困,持續默默地贖罪。沒想到哥哥一直記得,因為女主角文英的出現受了刺激,才終於對弟弟怒吼:「你說謊,你對媽媽說希望我死掉,你那天也沒有救我,你想我死!」至此,鋼太才明瞭原來哥哥和自己一樣,也一直受到那件事的折磨,原來自己為最愛的哥哥帶來了如此巨大的傷痛。
鋼太的崩潰痛哭並非因爲哥哥對他的指責或自己的付出被無視,而是因為自己令對方受傷了。
這件事令他最為難過。

在那些難過得想要死掉的日子,我也會想要是有天家人知道了我從家裡受到的傷害,他們怎麼辦?關於你最愛的人最痛的來源就是你這回事,太可怕了,我打算把祕密一直守到最尾(雖然你們可能會疑惑你都寫出來了他們能不知道嗎?還真的可以啊,因為他們都不太看我寫的東西。),反過來說,若打算正面對決或是不想傷害積存的話,愈早說明傷痕會愈淺啊。
畢竟痛呀恨呀這些東西,如果讓它暴露在陽光之下的話,好像就會漸漸蒸發不見,可是若偷偷擺在角落,就會滋生蔓延開來,最後纏住你整個人。

我已經錯過一次,以後就不想這樣錯了。
所以現在說話比較直接和願意間中小爆發,而不是很久以後才突然放一顆原子彈。

對於已經無法回頭的事,我覺得把未來過得更好就是最好的處理方法。
現在的你過得愉快的話,就算瘡疤有日被揭開了,對方也會因為你過得幸福而略略感到安慰,對於傷害了你的痛或是愧疚,可能會少一點。
你問為什麼還要處處為對方著想?因為能傷害你的人不都是你愛的人嗎。

「來互相傷害呀」如果是邀請對方不要怕受傷一同前行的話那很好,可是如果「來互相傷害呀」成為了一種生活模式,那就免了吧。
不覺得太變態了嗎?

(寫於Patreon 23/07/2020)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