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下的決定啊

「我好似都影響你好多。」
「都係㗎,有無覺得好大壓力?」我笑笑。
「又無喎,係你自己落決定㗎嘛。」K一副輕鬆的樣子。
「啱呀,我自己落嘅決定,會自己承擔同負責返。」

如果說,和K在一起為什麼沒有壓力,大概就是雖然我們的行動、個性以致選擇都可能大相徑庭,可是在重要的地方卻能微妙地非常契合,擁抱著一樣的信念。
對於他擁有強烈主張的事情,我很多時都會跟隨他而行,他不會因此覺得沉重,想著萬一有不好的結局怎麼辦,因為他知道那是我經過思考,屬於自己的選擇;因著他的從容,我也很放心讓自己做跟隨的角色,要是他很認真常常把我背在身上或為我的決定而額外添加一份責任,那份壓力最終都會回到我的身上。
我會開始猶疑是否不要那麼依賴他更好。
關於讓別人承擔起我的責任,這件事才真正令我覺得沉重,我明明可以自己承擔的呀。

對於所有人和人之間的關係,我覺得最好的狀態是,雖然我們確實在互相影響,可是到最後,無論結果如何,自己背負回屬於自己的那一份最佳。
怨天尤人或是把別人的成功都攬到自己身上也實在太難看。

朋友問我移不移民,我說應該不會,除非K打算離開(這和香港是甚麼情況沒有關係);朋友問我結不結婚,我都說暫時沒有可能,除非有日K突然和我求婚。

「你以前唔係想結婚㗎咩?」
「都係㗎,以前以為自己會26、27歲結婚,一兩年之後生小朋友 XD。應該每個女仔都曾經有個噉嘅plan?」
「噉而家?」
「嗯……經歷完上一次戀愛之後,好似發覺呢啲planning都唔重要,人係無可能跟計劃走,只能行步見步,見步又行步。」

不知道其他人是怎麼樣,但我覺得自己確實很像水,裝在不同的容器中,就成了不同的樣子。

對於很多別人認為重要的人生大事,比如要不要離開香港或是結婚生小孩之類,我都覺得沒有所謂,無論甚麼決定都有好有壞,我自覺可以承擔得起。
雖然我總說自己扭曲,給我選擇的話我不會生小孩,可是有一天要是身旁那位說真的很想很想要小孩,我也難保自己會生(當然是在說現實環境許可下,窮人不應養小孩甚至寵物是我的底線),並不是說我在拿小孩的人生在開玩笑,而是我對自己有信心,要是決定了做,我有可以做得好的覺悟。
生不生、結不結,走不走,我都覺得沒差,這些事情的得與失對我來說並沒有哪一邊比較優劣,就只是一項開啟平行人生的選擇而已。

關於跟隨,並不是因為我愛得太深,失去自己;或是不願承擔責任,想要推給別人。不,跟隨就是我自己下的決定,我會負責。
因為我都可以,所以才選擇跟隨,我不會勉強自己,就算退一萬步,真的勉強了,也還是我的選擇,我會為自己的人生負責。

無論是跟隨者,或是被跟隨者,若果都可以抱著這樣的心態就好了。
每個人就負責回自己那份,不是輕省得多嗎。
拜託,不要說為了我犧牲幾多,也不要連我的那份也背上弄垮自己。

雖然這樣,並不是要大家以後就冷漠地各家自掃門前雪的意思。
你的積雪過多或是我的積雪過厚能互相幫忙的話還是很窩心的一件事,感情會更深厚啊。
對彼此的困難冷眼旁觀,當然只能讓關係結冰或是造成距離。

寫這篇文就只是想講,雖然我們是共同體,但同時卻是獨立的人啊。
世界就是存在著很多看似矛盾但其實更為合理的事情。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