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旅行日誌:這裡的人都坐著輪椅。

阿山是個旅行家 ,喜歡到不同星球遊歷,然後回家把所見所聞當成睡前故事說給年幼的妹妹聽。

這天他來到一個幾乎乎人人都坐著輪椅的星球。
經過的人有些用憐憫的目光望他,有些則報以鄙視甚至厭棄。
阿山覺得自己成了小巨人,然後才發現因爲四周的建築結構比起家鄉都矮了一半。
乘車時他需要彎腰才能進入車廂。
這裡的巴士只有數個座位,不用說早已滿座,他只得站在輪椅和輪椅之間。

阿山旅行沒有甚麼目的,只是到處走走。

不遠處有兩個嬸嬸正在大聲聊天。
「聽講陳師奶個女琴日終於生咗。」
「咁就好喇,陳師奶終於唔使再擔心咁多。」
「不過呢……」頂著一頭爆炸卷髮的嬸嬸A煞有介事地壓下聲線(但其實仍然很大聲),四處張望,頓了頓說:「聽講個BB仔兩隻腳都識郁。」
斜著一雙眼睛的嬸嬸B立時以高出幾個音調嚷著:「該煨囉。睇嚟個BB仔以後條路都好難行。」
阿山覺得坐著輪椅的她說出這句話非常有喜感。

「我仲聽講呀其實BB嘅爸爸唔知係邊個,而家BB仔生成咁,睇怕陳師奶個女都係無帶眼識人喇。」
「想當初陳師奶仲成日話個女幾靚幾靚又幾叻幾叻,第日一定搵到住好人家,而家……」
阿山沒有再聽下去,只是默默在記事簿上寫下:「原來度度都有八婆。」

阿山感覺沒有走多少路,卻比平常疲累。
不是心累,真的是身累。
正當他想概嘆自己老了時,才意識到這個地方幾乎沒有樓梯。
因為沒有樓梯,很多地方明明幾步就到卻不得不繞行;因為沒有樓梯,變相斜路超多。
難怪如此勞累。
阿山望著道路,喃喃說:「不太方便呀……」
剛好有青年經過,他雙腳健在,似乎明白阿山的意思,搭訕地講了句:「沒辦法呀,誰叫我們是少數,處於弱勢呢。」

阿山發現做勞力或基層工作的多是雙腿健全的人。
在街邊乘涼的阿伯告訴他:「上天給予你雙腳不就代表你要做這些工作了嗎?只有坐輪椅的人才有資格在office嘆冷氣,一出世就注定他們是貴族喇。是上天的意思。」伯伯指指上面。
阿山望望伯伯的柺杖,他笑笑:「我是一半貴族喇。」
阿山有個不好的念頭,想著要不要說,最後還是說了,反正自己是個遊客,不會久留。

「那麼我只要打斷自己雙腿或假裝自己腿不行不就可以了嗎?」
伯伯說:「你傻呀。」
阿山本來以為伯伯想說哪有人會走去自殘,結果伯伯說:「你想到的難道別人想不到嗎?政府早就在每個BB出生時已嚴格記錄了他的狀況,日後有任何變動,就算表面相同,也永遠不可能打進那個圈子。搞不好,還會比原來的狀況更差呢。」
阿山若有所思,此時伯伯壓低聲音:「不過我知道確實有父母收買了醫護人員,在BB剛出生時便折斷他的雙腿,但要付巨款就是了。可憐天下父母心呀。」
阿山心裡腦海浮現了黑色幽默四個大字,但他知道對這裡的人來說這並非幽默,而是血淋淋的現實。

阿山沒有在這個星球住宿,他懷疑這裡有沒有適合招呼他的旅館,不過就算有,他還是想快點離開,被歧視的感覺實在太難受了。

玩命中,正在全職靠寫字維生。 Contact:charishaha@gmail.com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hlfcharishung/ #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charishung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