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旅行日誌(3):這裡不需要政府。

阿山是個旅行家 ,喜歡到不同星球遊歷,然後回家把所見所聞當成睡前故事說給年幼的妹妹聽。

這天他來到一個充滿創意的星球。
阿山用創意來形容這個地方,他相信沒有人會不同意。
他已經走了一小時的路,可是映入眼簾的地方沒有一處相同,連一處也沒有。無論是大樓的模樣,或是人穿的衣服,甚至是腳下踏著的土地都完全不一樣。

阿山忍不住截停剛經過他身邊的小伙子:「不好意思,嗯……嗯……」
阿山思索著怎麼開口,總不能一開口就問人這裡的地為甚麼這麼爛,十步之前的卻是石屎平滑的路吧。
那個少年人見阿山遲遲不開口,於是問:「你是遊客嗎?」
阿山點點頭,少年人遙指後頭一個掛著「?」招牌的地方,說:「你可以到那裡去,那裡有位婆婆很喜歡別人問她問題。」

阿山走到簡陋的「?」下,果然看見有位婆婆坐在那裡。
婆婆有點興奮,彷彿期待已久客人的來臨。

「你好。」阿山坐在婆婆面前。
「那個…..聽說你很喜歡解答別人的問題?」
「對呀。」
「為什麼?」
「我喜歡看見別人聽見答案後恍然大悟的樣子,不覺得那個時刻很美妙嗎?」
阿山眼睛略為張大,露出「呀,原來是這樣。」的表情,婆婆笑說:「對對對,就是這樣。」
阿山也忍不住跟著笑,氣氛頓時輕鬆起來。

「我覺得這個星球很有趣,每走到一個地方都能強烈感受到不同的樣子,為什麼能相差這麼多?」阿山疑惑地問。
腦中閃出除了地下以外,還有不同形狀的屋子:稜角分明的、圓的、超高的、寬闊的……人們的衣服:簡單只有一塊布的、複雜得不知穿了幾多層的、拖著長長的裙襬、和未來戰士相仿的銀色盔甲……還有交通工具:汽車、單車、馬、牛車、飛碟……的畫面。
這裡唯一相同的地方,大概就是不同吧。

婆婆理所當然地回答:「因為每個人都不同呀。」
看著阿山困惑的樣子,婆婆只好接著說:「這個世上沒有完全相同的人對不對?所以每個人的需要都不一樣,喜歡的東西自然也不會相同。打個比方,就像你看見的地,這裡的地有點爛,因為這裡的人都不在乎地的樣子,前方的人把地鋪得漂亮,因為他們喜歡駕車和到遠處,地不平滑就非常不方便了。」

阿山明白了,如果是這樣,就說得通為何所到之處都不盡相同。
可是阿山還是置身於霧霾之中。
「那個……這個星球是一體的嗎?」
「說甚麼呢,難道你看見這個星球四分五裂了嗎?不是踏在同一塊土地上嗎?」
「那麼這裡也有『政府』之類的機關嗎?星球這樣不會太不統一嗎?」
「不,並沒有。」
阿山皺起眉頭:「說真的,每個人都隨心所欲這件事實在太不可思議了,乍聽下去很美好,可是大家真的都能相安無事地活著嗎?不會發生戰爭或是弱者被欺凌嗎?」
婆婆問:「你們那裡有『政府』嗎?」
阿山點頭。
「有發生戰爭或弱者被欺凌嗎?」
阿山洩氣地再次點頭。

婆婆呷一口茶,慢慢地說:「我們這裡以前也有過政府,那些高官拿著很多薪水,大家想著把煩人的星球規劃、事務、公共設施和福利之類交給那些德高望重或是聲譽良好的人負責,自己則繼續做喜歡的事就好。可是結果並不美好,那些人說服我們要犧牲自己的利益成就星球的利益,可是星球並沒有變得美麗,反而醜陋起來。我們終於發現星球除了變得讓他們人生美好之外,甚麼都沒有變好,我們更不停被剝削。所以我們決定不要政府了,大家也發覺不需要政府。假手於人怎麼會有好結果呢,還是自己一手一腳做才最適合。」

阿山還是未能體會沒有政府會是怎麼樣的一種生活。
「可是政府就是居民集資建立東西的存在,如果沒有了,你們要怎麼建立制度或是如何有力量保護自己?」
婆婆說:「我們不需要制度,保護自己是自己的本份,怎能依靠他人?」
「可是那些老弱婦孺或傷患如果被攻擊怎麼辦?他們總不夠孔武有力的人來吧。這裡有軍隊或警察嗎?」
婆婆笑說:「你這個年輕人,怎麼總往壞處想呢?這個世界有孔武有力的壞人,也會有孔武有力的好人呀。壞人做壞事,就要有被人以牙還牙的心理準備。這裡雖然沒有正式的軍隊或警察,可是有一些對於正義異常執著的人,我們這裡如果有人有麻煩的話,會找他們幫忙。話又說回來,有軍隊或警察,弱者就不會受害嗎?把絕對的權力賦予一些人,不覺得可怕嗎?」
阿山想起某些鎮壓場面,一時語塞。

婆婆說:「年輕人,你有時間的話可以在這個星球逗留久一點。你會發現人類不該被規管,我們以自己的模樣生活時才最快樂。像我喜歡解答別人的問題,我一生都在做這件事,有些人喜歡醫病就去做醫生,有些人喜歡建築就去做工人,以最自然的模樣活下去,人才不會扭曲變形。」
「可是,要是沒有人喜歡當醫生怎麼辦?還有,總不會有人喜歡倒垃圾吧。」
「我們還真的有個時期很少人想當醫生,那也沒辦法,病人可能辛苦點或是死亡率高一點,那又怎樣呢?總不能勉強別人為你辛苦一輩子吧。等到了某些時候,有人覺得還是需要肩負這份責任,想當醫生的人自然又會再出現,倒垃圾也一樣啊,和醫生沒有分別,只要有需要,自然會有那樣的人出現,沒有的話就大家一起承受結果,為什麼總把責任外判呢。這個星球每一樣存在或不存在的事情,都是活著的人的共識。如果想要建立一些東西,和議的人多自然會出現,被否決的事只能說明還未來到需要存在的時候。」

「可是,這不是變成少數要服從多數嗎?最終少數人還是被忽略了。」
「並沒有這回事。我們這裡很自由,你想做甚麼都可以。反而有了規則或制度需要遵守,才造成欺壓吧。我聽過遠處有個星球曾經有這樣一個故事,有對男女住在山上,男的為了令女的不摔倒,行走方便,於是從懸崖上鑿出了6000多級階梯。你不能因為自己是少數,就理所當然覺得自己是弱者,需要別人幫忙。即使如我,是個年邁的老婆婆,我也有自己的強項,我的體力可能不如年輕人好,但我的腦子藏著很多東西,當我需要體力的時候,相信曾經因爲我的答案而恍然大悟的年輕人會願意來幫我的忙。就像現在,能麻煩你替我搬那張壞掉的椅子到前面的垃圾站嗎?」

阿山再一次露出恍然大悟的樣子,原來是這樣的玩法。
他乖乖把椅子搬走。

這個星球確實值得他留久一點,他想看看沒有外力規劃的人生,每個人都活出自己樣子的星球會怎麼的模樣。
相信這樣的一個故事有助妹妹理解世界更多。

(寫於Patreon 25/05/2020)

玩命中,正在全職靠寫字維生。 Contact:charishaha@gmail.com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hlfcharishung/ #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charishung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