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Zun Zun from Pexels

和K去大快活吃早餐,沿途交通燈都熄滅了,不再運作。
老實說我這邊昨日完全沒有示威,我不明白交通燈是怎麼了,但我知道的是,沒了交通燈對我們的影響並不大,就像不知從是6月還是7月開始,差佬不再於街上巡邏,我一點都不覺得不便,反而見到他們才覺得不安。
他們令人不安。
人與車有禮地適當互相相讓,很順暢,這就是香港。
我們並不是要管的中國人。

天水圍這天所有鐵路全線停使(住在天水圍的人都知道,天水圍多依靠輕鐵進出),網上有人戲稱這次真的是天水圍城,實在令人會心微笑。
市面彌漫著一種特別的安靜,K說很有一種大戰過後滿目瘡痍,帶點荒涼的感覺,雖然大家還是保持著一種日常的步伐,捉棋的伯伯繼續在捉棋,買餸的師奶仍然買餸,但每個人心裡其實都感受到前路茫茫,而我們能做的就只有勇敢前進,必須如此行。

不過這刻我暫且為到K會主動牽起我的手漫步沒有放下而暗中竊喜(follow了我文章一段日子的朋友應該都知道他有多麼不喜歡身體接觸),我們說著6月之前大家每到周末、周日都會煩惱去哪裡玩才不沈悶。他說如果在去年的這個時候,我們應該正在旅行吧。
「你會想去旅行嗎?」
我想了一想:「不會呀,反正去了也不會玩得開心,寧願留在香港好了。」
「那你怎麼看現在去旅行的人?」
「沒有特別想法,有些人真的很需要抽離一下去休息,我就摺在家裡已經可以達到這個效果了。」

去了兩間大快活都很多人。
坐在我和K對面的是一個婆婆,雖然她只有一個人,但一直和左邊的那桌朋友聊天,他們一直講一直講,後來那桌人走了,我偷聽到別人和她道別時叫她大家姐。
左邊那桌人走後,她又轉移和右邊桌坐著的婆婆和工人聊天。
右邊婆婆可能比較喜歡安靜,反而工人多有回應。
但大家姐卻在左邊桌朋友走後,立馬說他們的壞話,令我不禁蹙眉。
K在我耳邊偷偷說:「希望我們老了以後不要成為這樣的人。」
後來右邊桌的婆婆和工人也走了。
大家姐沒有就這樣靜默下來,而是撥了電話打給朋友,又聊了一會兒。
我心裡無法不想:呀,這是個害怕寂寞的婆婆呢。

婆婆走後,對面來了一位爸爸和小女孩。
小女孩超可愛,眼睛黑黑大大的,不時偷望我和K,我也會偷偷對她笑,她會還我微笑。
爸爸去了買早餐,去了很久,大概今天很多人。
小女孩一直乖乖地在等,沒有喧鬧也沒有遊走,就那樣坐著。
我在想,要是有人誘拐或強行抱走她,那不是很危險嗎?這位爸爸就那樣把女兒放在這裡會不會太淡定了?
終於很久以後,爸爸回來了,小女孩笑逐顏開,超甜的,眼裡只望得見爸爸。
很久沒有看見這樣的笑容了。
很想守護這樣的笑容啊。
很想她以後也可以生活在笑得出的香港!
K悄悄在我耳邊說:「我們走吧!」
這時候我才意識到,K是在等小女孩的父親回來。
喂,你太sweet了吧你。
很帥啊!

我家超近西鐵站的,所以就算我已經沒有搭黨鐵一個多月,我有時還是會穿過西鐵站回家,我甚至不太懂得不經黨鐵如何在地面走回家裡。
我一直覺得要找時間探索下周邊,但因為有舊路可走就一直懶惰,直至這天閉站,現在又日光日白,實在非常適合找尋回家的路。
一找才知道,我一直以來走了好多冤枉路,我根本不用上上落落走那麼遠,地面其實近很多呢。

想起了以前讀過的書和雜誌,他們說路其實不知不覺規劃了我們的生活和習慣,比如當天橋架起,你可能已不再記得天橋下的店鋪長成甚麼樣子,更不用說和人有交流。天橋很方便,不用過馬路,但也許用的時間其實比在地面行走更長。
就像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脫離黨鐵的日子,我一直是靠黨鐵去記認香港的位置,初搬來這裡時,還覺得緊靠黨鐵實在太便利了,可是現正搭多了巴士,才真的開始認識這個地方。

實在沒有想過有一天會變成這樣。

人生就是這樣啊。
一天不死,一天還沒有完結,一天還會有令你跌眼鏡下巴掉下來的日子。
所以說香港會贏過共產黨好像非常遙不可及的樣子,但誰知道呢?
人生啊。

玩命中,正在全職靠寫字維生。 Contact:charishaha@gmail.com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hlfcharishung/ #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charishung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