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讓受先天限制的他們活得更輕省與幸福 — — 她成為了兒科物理治療師

我仍然清楚記得那天是很普通的一天,我們一如以往開始了課堂。

Lecturer播放了一段片段,一段關於患有肌肉萎縮症的小朋友的片段。我看著他困難地行走著,漸漸身體退化到連普通郁動也變得困難,甚至後來簡單如呼吸亦成為問題……在黑暗中,我不禁鼻子一酸,眼前影像朦化了。稚子無辜,小孩明明是張最純淨的白紙,正是喜歡探索世界,想要吸收一切的階段,有些小孩卻從最初便缺了角或是早被蹂躪得體無完膚,帶著創傷而生。「我想要幫助他們!即使只能略盡綿力……」或許在我還未意識到的時候,成為兒科物理治療師的種子早就埋在了我的心田。

事實上,在物理治療整個課程共120個credits當中,兒科只佔了3個credits,歷來在香港物理治療的畢業生中,也鮮人從事兒科。我從未想過擔任兒科物理治療師,我也不是個對小朋友很有興趣、耐性和愛心的人。兒科的困難程度在於,小孩本就需要額外關注,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