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那一天,某班人曾享有一剎那的空隙,能選擇不只空口講白話,而是真心真意以赤子之心為香港做事的人,有66524人願意相信他,有更多的人卻選擇了關鍵一席。
當然你可以說,他當選了政局也未必會變,他當選了也可能被DQ,他當選了可能會表現平庸 — — 但事實是他沒有當選,事實是關鍵一席成了關鍵缺席。

2019年,這個年青人仍在獄中,是你們把他送上神枱,是你們讓他戴上光環。梁天琦留在我們心中的,永遠是那個在台上說:「黎明之前嘅黑暗,係至撚黑暗嘅。真係好黑暗,但係黎明即將會來臨。」的熱血小伙子。

以下文章寫於2016年2月22日

我有一班中同,我們來自不同年級,卻機緣巧合成了好友。
每年總會相聚幾次,見證大家畢業、攻讀Master、工作、買樓……
2月20日星期六是梁天琦的造勢大會。
而這一夜,我們在開「失戀大會」。

Um…..主角剛好不只我一個。

這班好友一直嘴賤。
所以總是笑聲處處。

我們在分享過去,我們也在勾勒未來。

「你地會唔會生呀?」
「未知嫁。應該都會嘅。」
「咁生幾多個?」
「可能一仔一女掛。」
這道問題很熟悉。很多很多人曾問過我。
而我總回答「暫時唔會。」
「點解呀?」
「而家香港咁都唔知點生。教到佢明辨是非,第時佢一定無好日子過;教到佢投機取巧無腰骨,咁會激死我。」

但那一夜,在笑聲當中,在那明亮溫暖的房子當中,在元氣壽司與haagen dazs雪糕火鍋當中。我望著朋友,他有樓有知識有好的職業,我又覺得他答想生一仔一女是很理所當然的事,非常非常幸福。
我希望他們幸福。

你以為我想諷刺上了岸的人當然可以活得風涼嗎?
不,我想講這原本該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有權擁有的快樂與愜意。
沒有人會覺得世界要完全公平,但偶爾的小確幸,那辛勞過後的享受,都是我們應得的。
但香港政府卻令本來簡單的事情變得奢侈。

回家時,二月的風仍然寒冷。
剛才和朋友相聚的時間好像一場夢境,快樂得很不實在,夢幻得有點朦朧。

掃掃facebook,發覺造勢大會非常熱血。
無份投票的我十分希望香港能真正迎來新轉變。
Whatsapp群組也傳來另一班朋友和牧者商討如何在這黑暗的世代堅守信仰。

最近我都比較安靜。
你知道嗎。
原來失戀令人很疲累。
連呼吸都好似比往日需要更多力氣。
所以我想稍稍退回自己的世界,
只維持最低程度參與這個世界。

但我很怕在我龜縮的時候,香港變天。
香港沒有了我不會怎樣,但我若在關鍵的時候錯過了與這個地方並肩作戰,
我會很悔恨。

好矛盾。
於是,我真係好Q憎呢個會將環保組織當成恐怖分子、將淘寶買到的「電磁炮」當成危險武器、極速拉fb話支持打黑警嘅網民但實際暗角打人嘅七警仍然不了了之嘅無恥政府。

呼籲新界東的朋友爭爭氣,難得有一票,一定要投6號梁天琦!
無話楊岳橋唔好,但你懂的,公民黨有好多包伏同豬隊友例如造勢大會「今晚有幾多人唔係新界東選民?可唔可以舉舉手?」。
從來只有初生之犢不畏虎。

6號梁天琦呀~藍色嫁~同定呀爸呀媽講喇!

玩命中,正在全職靠寫字維生。 Contact:charishaha@gmail.com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hlfcharishung/ #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charishung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