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明日我便死去我也不覺得意外

Photo by Akshar Dave from Pexels

「人生無常」或者「死亡可以是一瞬間的事情」我們並非不明白、不知道,只是當事情還沒有臨到,始終有點遙遠。
就像沒有人不清楚「意外、意外,意料之外」一樣,可是等發生了,我們依然會震驚、難過、無助。
死神,每天都和我們擦身而過。
雖然知道,托賴看不見的福氣,我們每日仍可大安旨意地過。

武漢肺炎的傳來,讓我們和死神拉近不少。
特區政府的垃圾措施,更讓人感到幾乎收到死神之吻。
或許政府根本想香港人死。
由宣傳毋須戴口罩,到戴了口罩也要脫下來;由不封關都港珠澳大橋免費通行;由囤積口罩送上大陸到出tender要口罩商投標價低者得……
你和我腦子都覺得垃圾的東西,精英們怎會不明白。
容樂其說:「唔會一百條MC都錯㗎,佢會錯哂即係識哂啦。林鄭全部抗疫嘢都做錯,佢百分之一千係要香港人死。」

2003年SARS時我只是小學生,記憶是停課留在家裡看電視。
每日新聞都報導今日有幾多人感染,又有幾多人死亡。
數字不斷上升,而後來康復的人留有骨枯問題。
回憶之中沒有恐懼,只覺香港人打了場硬仗。
香港女兒謝婉雯醫生很偉大,她是基督徒。

有了2003年的經驗,2019年要對付傳染病,理應大家都能作出更好準備。
沒想到進步了的只有市民,口罩荒、消毒系用品售罄正是大家知道做好防疫措施有幾重要的證明。結果政府卻是毫無進步,甚至根本應稱為大倒退,連商人都四出頻撲買口罩,政府至今還是毫無作為,我只收到了來自衛生署充滿矛盾的SMS:「……從內地返港市民14天內務必留在家中,如外出請戴口罩(勿回覆)」。
訊息廢之餘,還漏了個句號,寫的人到底有沒有檢查自己寫了甚麼才發送?

呀,還有一樣,政府購買了沒有GPS功能的電子手環。
……
不好意思,在如此嚴峻的景況下,香港警察還是繼續向市民噴胡椒噴霧,射TG,這些手環我實在無法不聯想不過是極權藉口買來監控異見人士的工具。

又回到2003年的情況,每一天看新聞都有新的感染人數。
而那些地方與自己如此接近,有些危險亦避無可避。
做醫護的朋友、做地盤的朋友、做清潔的朋友......
和以前不一樣,以前我們是學生,真的不出門就大大減低感染機會。
現在除非你神隱,否則身邊總有些高危人士。
而聽說,現在還未到疫症的高峰期。

突然發覺和死亡接近的程度是,明天自己死了我也不覺得意外。
因為不封關的緣故,因為沒有好好隔離相關人士措施的緣故,我們的社區每天都有很多帶著病毒的隱形病人走來走去。
這樣說,毫無要怪責隱形病人的意思,話明是隱形,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有病,何罪之有?
錯的只是無為與無能的政府。

醫護的天職是醫人,並不是搞政治。
他們被逼放下醫者心,押上自己的前途,希望換得政府願意承擔抗疫的責任。
結果無賴的政府,只是一再耍政治手段,威逼利誘,想要拖到罷工失敗,再秋後算帳。
還望其他工會能助醫護一臂之力,不為他們,也該為自己著想。
你要記得,現在每一天你上街,都會有可能感染病毒。
感染了是天災,更是人禍。

外國那邊恐慌沒有香港嚴重,全因為他們會拒絕高危人士入境,遇有懷疑感染者,亦立刻隔離。
處理好源頭,其他人自然安全。
只得香港以「人道」或是經濟理由(實際是為了高官)堅持大開方便之門,讓病毒隨處寄宿。

你知道嗎,無藥可醫的意思是你捱不過就要講拜拜了。
而我們憑甚麼覺得那個講拜拜的人不會是自己?
我對好友說想和她一起變老,一起做婆婆。
滿臉皺紋一頭白髮也沒有關係。
從來沒有想過,原來有一天這樣的願望有可能是種奢望。

我想祝大家身體健康,可是置於病毒的環境之中,我不知道這與在滿是惡人當中我們常說的「好人一生平安」會不會同樣無力。
除了搶購各種各類的物品,如果大家夠幸運生存下來的話,唯願大家不要忘掉這年的慘況,全因極權政府而致。
下一次或是現在,有任何你能出力反抗的時候,再多走一步吧。
香港人要自救不止對自己和身邊的人好,還要把那些陷害人的惡人和制度拉下來才足夠。

玩命中,正在全職靠寫字維生。 Contact:charishaha@gmail.com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hlfcharishung/ #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charishung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