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約我去聽音樂會,還送花給我。

那是11月頭的事。
Y小姐忽然Whatsapp我:「如果我有多張飛,你同唔同我睇張皓文?」
我問:「張皓文係邊個?」
她爆笑,回:「😂😂😂方皓玟」
雖然到現在我仍然百思不得其解,到底為何會將方皓玟說成張皓文。
不過因為是她,我也沒有多深究。

(如果想認識她是誰,可閱讀以下篇章)

由第一次聽〈分手總要在雨天〉時已愛上小明(方皓玟)的聲音。
所以send了心心眼的emoji給Y小姐,我說完全不知道小明開音樂會。
說實在,那陣時也完全沒有意慾聽音樂會這類屬於享受的活動。
然後我傳了後來回想有點無禮的回覆:
「妳有免費飛?定有人甩妳底?」
「我無飛呀,搵緊平飛,如果搵到請埋你睇,當然貴我都唔睇。」

她真的買到飛,在往音樂會的途中,我仍然猶疑。
我們這樣也可以嗎?
這邊廂仍然戰鬥,那邊廂我們去聽音樂會?
雖然帶著罪惡感,腳步始終向前。
錢是她付的,飛亦已在我手上。
見面時她送了我一束花,是她親手配搭的,還說我們一起拍張照吧。

拍照,以前我總是有事無事都打卡。
也會自拍,想著趁還青春要記下自己比較美麗的樣子(雖然其實那都是假的,不是開了濾鏡嗎,笑。不過這種微小的自我滿足也無傷大雅吧,於是在嚴苛的世界中也就容讓著自己。)
6月開始,已經很久沒有拍照,更不要說放上社交媒體。

這次是我第一次聽小明的Live。
她唱得好好,她的歌也很有意思,那時還未有〈人話〉,可是已經有了〈願〉和〈望〉。
回家時,我一直loop著:「就望向遠方 當天色早已昏暗 深刻的 好比這刻夕照已經落了 各自在捱著 靜待退燒 就望向遠方 當街燈早已灰暗」
就望向遠方,如果現在很差的話,冀盼一下將來,捱下去,事情會變好的。

小明讓我很感動。
音樂本來就能治癒人心,而你能感受到她努力預備了,為觀眾帶來最好的演出。
在這樣的一個艱難時期,她依然專業,也運用著專業鼓勵眾人。
那一夜,我再次感受到藝術的力量。
不只一次,其實我不知道該再如何寫下去,也不知道我這樣寫著有沒有意義。
文字,無法救人脫離催淚彈,也無法為誰擋子彈。
我也沒有獨特見解和計謀能獻給大家。
有一段時間其實很無力。

回到家時,收到Y小姐的Whatsapp:「我衷心想你開心呀。」
我才發覺她這一連串的行動其實是在為我打氣。
非常窩心啊。
我想起早一陣子曾在她家中,雙手掩臉說:「我覺得自己已經到頂。」
她說:「我都feel到妳有啲勉強自己,不如試下寫下其他題材先?」‌
「但如果我嘅文字連安慰、鼓勵作用都達唔到,我會覺得自己更加無用。而且我都無辦法喺呢個時期寫其他嘢,好似寫咩都唔啱咁。」
不過後來,我還是聽她的建議,一點一點地寫著其他的事情。
分散注意力也好,暫時喘息也好,畢竟看完每天的新聞資訊已經很足夠,太足夠了,偶爾還是回回氣再走吧。

我把Y小姐送我的花插在酒瓶上,臨睡前靈機一觸借花敬佛,便貼了張memo紙,送給明早醒來要上班的Roommate。

然後Roommate post了到IG,寫上:「呢排成日覺得開心都係一件奢侈嘅事,我諗好多人同我諗法都好相似......但仍然要堅持!
係愛呀!哈利!點解我室友咁sweet?一定係我太可愛啦~(佢睇到呢句一定反哂白眼,但我鍾意)」

我們都一樣,笑著,但並不代表開心。

K間中便問我,要如何對付那無時無刻侵蝕我們的罪惡感?
在那吃得好的時候,在那穿得暖的時候,在那所謂歲月靜好的時候,有人死了,有人傷了,有人仍然疼痛,我們卻依舊笑著、活著,我們如何承擔和抵擋得住那罪惡感與愧疚感?
我說沒有辦法,我們沒有辦法可以與罪惡感與愧疚感剝離,只能共生直至死亡。
那些人死了、那些人傷了、那些人的疼痛……通通都沒有辦法消失。
我們只能這樣一直帶著這些人的傷痛活著。

所以好好保護自己,好好珍惜自己,不要讓自己成為更多人傷痛的一份子。
堅持、不忘記、努力活著,有一天世界會因我們而改變的。
而有些人再邪惡再無腦也終於會死去。
至少,要比他們長命啊。
世界會改變的,如果你沒有讓時間改變你的話。

玩命中,正在全職靠寫字維生。 Contact:charishaha@gmail.com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hlfcharishung/ #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charishung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