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的100種理由

(十四) 痛入心扉的女人和男人

他們背對而睡。
她咬著唇,強忍著疼痛,微微地轉換著一個又一個姿勢,渴望能舒緩那不知從何而來的痛楚。
痛,從身體的四方八面襲來,卻難以指出實際源頭在哪。
全身、全人,都在痛。
冷汗淋漓,指甲的抓痕早已入深陷在手臂之中。
她深呼吸,深願痛楚的粒子能隨著二氧化碳流走一點。
當然,沒有用。

她再轉換了一個姿勢,仍然不得要領。
望望身旁的男人,他如天使般安睡。
她放下心,這段期間為了照顧患癌的她,他已經受罪了。
至少,希望上天能賜他一夜熟睡呀。
她微笑著離開床榻,像很多個晚上一樣,不願意自己持續的轉身會驚擾他一絲的睡眠。
她到廳中的梳發繼續忍受病痛的煎熬。

他張開眼睛,肯定枕邊人已經離開,才靜悄悄地起床。
從房門的罅隙中,他窺見妻子顫抖的身體。
妻子的髮因化療幾乎已全脫光,只是在他眼中,她依舊美如昔。
沒有宗教信仰的他默默跪下,一如許多個夜。
他祈禱著妻子的痛能稍微緩和,祈禱著他們能跨過這一關,共同度過彼此的餘生。

接近清晨,她攝手攝腳地返回床上,他早已安躺在旁。
他們會於早上七時起床,來個晨安之吻,吃一個豐富的早餐(如果她不嘔吐的話),然後看看電視,說說笑。
平淡的一天。
他們只願還能夠擁有許多個這樣平淡的一天。

玩命中,正在全職靠寫字維生。 Contact:charishaha@gmail.com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hlfcharishung/ #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charishung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