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的100種理由

(十五)聾子的誕生

夜裡有很多聲音。

下雨的沙沙聲、不知名昆蟲的Zip Zip聲、鳥的啼鳴聲(為什麼現在鳥在四五時已開始叫?)、壞掉了的水龍頭滴滴聲、夫妻吵架的暴烈聲、情侶做愛的呀呀聲……
夜裡有太多聲音,他睡不著。

在這個夏天夜裡的劏房,還伴隨著鄰房蔓延過來的蝨。
為什麼知道是鄰房?
因為有次他看見那個阿伯走出來,阿伯拍拍身上,登時跳蚤四處逃竄。
他已經很努力保持乾淨,但只有他一個人努力,甚麼也沒有用。

「嗚哇鴉……」夜裡還有嬰兒哭泣的聲音。
窮人生仔正仆街,他心裡喃喃道。
明天還要搬一箱又一箱的重物,他得快點睡去才可以。
翻過一個身,他曾想過要切掉自己的耳朵。
當然,二十一世紀,他知道聽力不來自耳仔,所以他明白耳朵的大和小絕對不會影響聽力,正如小剛的視力絕對不是一條線。

@#%%^&$@#
各種聲音混合在一起,嘈吵得心亦噪動起來。
他上網search「失聰的方法」,但只找到「失聰治療」、「職業性失聰補償管理局」之類。
他拿起桌上的一隻筷子,嘗試愈塞愈入,不如就把耳膜弄穿吧。
筷子慢慢伸進,漸漸汗流浹背,實在有點疼痛,他放棄了。
筷子再度出來,沾了滿滿的耳屎。

很多個夜,他仍然無法安睡。
用盡各種方法摧殘聽力,包括把耳機播放的搖滾歌曲調至最大聲,狂聽幾小時。
某天,他感到耳鳴及一陣暈眩,然後聽力消失了。
甚麼聲音也沒有了,像被吸進黑洞裡,連寂靜的聲音也聽不見。

他緩緩落淚,欣喜的淚水流滿一臉。
他終於可以好好安睡,可以不用再聽那些雜聲,也不會再聽到別人講的壞話和老闆夾雜粗言穢語的責罵聲。
他甚麼也聽不見,太好了太好了。

「喂,師兄,呢箱嘢搬去邊?喂,師兄……」
「佢聾㗎,唔使問佢喇,你搬去嗰邊啦。」
「聾嘅老闆都請?」
「佢以前唔係聾嘅,有日突然聾咗,叫佢去睇醫生又唔睇,話而家安靜過日子幾好喎。頂佢呀,又真係面色愈嚟愈好,仲成日笑住咁做嘢。而家無得再屈佢買嘢請我哋飲。」
「我屌你哋呀,請你哋返嚟傾計定做嘢?學下阿全啦,佢幾撚勤力。冚家剷,仲望,快撚啲做嘢!」

他甚麼也聽不見,雖然如此,自從失聰以來,他一點也不覺得有所損失。

玩命中,正在全職靠寫字維生。 Contact:charishaha@gmail.com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hlfcharishung/ #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charishung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