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被炒魷的中年大叔

他一直無法相信是真的。
怎麼可能。
他把一生都放在工作裡,由學徒做著做著成了經驗老到的老師傅。
他讀不成書,但沒有人說他不生性,他很努力地默默地做好工作。
三十年了啊,他以為自己會在這間公司終老。
沒想到一個白色信封,就這樣把一切畫上句號。

失去工作的自己,他發覺時間多得不知如何打發。
三十年裡埋頭工作,沒有朋友,更沒有女朋友,也沒有發展甚麼興趣。
霎時間,他像多了出來的存在。
世界雖大,再沒有他的位置。

是怎麼由一個黃毛小子變成現今的肚腩大叔?
回憶的片段全是工作、工作和工作,他自覺不是個醒目的人,將勤補拙是母親教會他的話。
他一直牢記,沒有片刻忘掉。
並不是特別喜歡的工作,也不討厭,就這樣,安份守己地過了三十年,從沒有想過結局會如此。

沒有了工作,好像也沒有了活著的意義。
他沒有想做的事情,過去三十年只是日復一日地活著。
已經放棄了思考,一思考就變得痛苦,譬如像現在這樣。
他閉上眼睛,眼淚流了下來。
空虛呀,空虛。
他的人生竟一片空盪。
他決定天光以後就去買炭。

鈴鈴鈴……已近乎封塵的家裡電話竟響起。
他外出的腳步折返。
「……喂……?」
「喂,阿堅呀,聽講你同我一樣最近都被人炒咗喎,哈哈……」
另一頭傳來的是陌生又帶點熟悉的豪爽男聲。
「你係……阿強?」
「咪就係我囉。今日無啦啦諗起你,不如我哋一齊去飲個茶聚聚舊呀。而家有最低工資,我哋齊齊去考返個保安牌,一齊守同一棟大廈都好似幾唔錯,好似舊時做prefect咁,哈哈……」
阿強是他的中學同學,已經多年未聯繫,對上一次見已是五、六年前在街上偶遇。
「Um……」
「唔好um喇,一陣九點香記等啦。嗰度嘅叉燒包仲係又大又多汁㗎。唔講咁多喇,一陣見。」
阿堅還想說甚麼,電話已傳來嘟嘟嘟的聲音。
「好吧,自殺又沒有限期,先去飲個茶好像也不錯。」阿堅心想。
於是買炭的腳步調整為飲茶的路線。

黑暗中,阿強大口大口地吸著氣。
身旁是一大包烏黑黑的炭。
致電了數十個舊同學,不是電話號碼不存在、沒有人接聽就是正在為忙碌的一天準備,沒空理他。
幸好,還有個阿堅。
拍拍身上的灰塵,他也起床疏洗,把炭暫時先留在一邊喝茶去。

玩命中,正在全職靠寫字維生。 Contact:charishaha@gmail.com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hlfcharishung/ #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charishung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