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的100種理由

(二十五) 被催淚煙薰醒的他

本來,夏天居住於劏房內已是一大考驗。
由炎熱到木蚤,都是擾人清夢的罪魁,他只是沒想過在這個夏天,還要面對催淚彈。
外面發生的事,他略知一二,但離清楚還是很遠。
大概就是知道有一群人反對政府,然後政府用武力壓下他們。

為生計忙碌的他,沒有時間追看直播,甚至新聞也只看得有一節沒一節。
日出而作,常常一晃眼,收工時已天黑。
沒有接收資訊,就沒有甚麼感覺。
他沒有看見警察如何一槍槍瞄準示威者的頭,也不知道警方重壓著一個毫無抵抗力一直連聲道歉頭破血流的男生致其重傷。
所以他不憤怒,他只是覺得疲累。
無論有誰受傷,他都不會開心,他也不喜歡混亂的香港 — —
雖然他也不知道平靜對他來說又有甚麼好處。
生活始終艱難。

而這夜,他被催淚煙薰醒。
空氣中彌漫著刺鼻的氣味,喉嚨很難受。
他連忙把窗關掉,只是毒煙早已入侵室內,皮膚亦漸覺刺痛。
他喝了很多水,也趕緊用清水沖刷身體。

行出走廊,他看見很多鄰居也步出房門,有人憂心忡忡,有人怒氣沖天,耳邊傳來了幾家小孩的哭聲。
「屌佢,想瞓都無得瞓,有無搞撚錯!」5X歲的全叔聲如洪鐘地喊。
「啲死差佬仲喺咪度?我哋一齊落去屌柒佢哋。」陳師奶操著不太純正的廣東話嚷道。

他沒有轉身射個三分波回房睡覺(其實也不是沒有想過,只是房間中的氣味仍未消散),這一晚,他隨著鄰居一同落街,足足鬧了警察幾小時。
在他年少時有句說話叫「好仔唔當差」,後來這句話漸漸式微,通街看見的都是官仔骨骨斯文的阿sir。
沒想到今晚他又重遇那種爛仔、態度輕挑、滿嘴挑釁的警察。

香港,到底怎麼了?

聽講8月18日有遊行和集會,雖然他一星期只得這天放假,但或許他也應該出去走走了。

玩命中,正在全職靠寫字維生。 Contact:charishaha@gmail.com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hlfcharishung/ #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charishung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