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住好」的關鍵是我們不能太過關心對方

去年我曾寫過一篇文章〈人生遇到個好Roommate實在好極〉,記載了和Roommate愉快的同住生活,後來有位讀者留言:「我總有個問題,為什麼我們和家人相處之間就無法如此快樂?」這個提問一直令我覺得哀傷,那天以後也讓我陷入思考。
為什麼我們能和一個陌生人相處良好,和親密的家人卻不能呢。
後來我明白了,因為與愛形影相隨的是傷害。
只要稍一不慎,愛的力度愈大,傷痕便會愈深。

還記得2月尚未搬進來時,天氣乍暖還寒。
Roommate對我說:「第時如果凍你見到我無著外套唔好話我,我比較怕熱。」我整個黑人問號,回說:「得鬼閒理你,你唔著衫我都由得你,病咗下次你就會小心㗎啦。」後來才知道,因為她媽媽總是碎碎唸她不多穿一點,這個世界確實有種冷叫「阿媽覺得你凍」。

以前在家裡我常常很晚才入睡,有時候因爲寫文章,有時候因爲心情不好,有時候單純因爲不想那天就此完結。我喜歡晚上寧靜的時間,很喜歡。現在和Roommate同住,基本上我都2:00pm才睡,有時還會更晚一點。偶爾她起床去廁所看見我,會笑笑對我講聲「你好。」後來她說如果半夜醒轉,看見客廳有光,她就會很放心,因為時間尚早,她還可以睡很久,如果客廳無光,她就會想:「shit!要快啲瞓返,就嚟要返工了。」我都快被她笑死了。
想起以前在母親的家,每次她在半夜起來時我都會快快整個人縮進被窩裡裝睡,要是動作慢了便會被媽媽發現小罵一頓,然後第二天還繼續被唸,等到很久以後不小心病了,還會因此被拿來做文章。

愛就是這樣,因為愛你,不想你受到任何傷害。
所以中學時不准談戀愛,不要浪費時間參與無關學業的活動,不要做那份工作,要聽我的話,要知道我為你好,要相信媽媽不會害你……即使那可能和我渴望的背道而馳。否則就不給零用,否則就離開這個家,否則就不要認是媽媽的女兒……

愛,無法擺脫關心,所以總是干涉。
而沒有人,喜歡被另一個人干涉。況且干涉久了,總是不知不覺變成操控。
於是我們總是難以和家人和平相處,尤其是長大了的孩子與父母。
只有很少數人掌控得好,能放開自己的心容讓對方跌跌碰碰。
如何才能捨得呢,當你愛對方的時候,你永遠只會希望對方過得健康快樂,就像K也愛唸我要多吃生果蔬菜,不要日夜顛倒,而我能想像如果日後我和K同住,我也一定有些地方看不順眼,會叫他怎樣怎樣,比如不要太愛乾淨而弄得自己神經過敏?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當我們愛一個人,我們就喜歡把最好帶給對方,儘管我們明明知道每個人對「最好」的定義都不一樣,我們也明明知道,有時人需要的並不是「最好」,而是適度的放縱或曰輕鬆,但我們還是會不能自己。

只有室友這樣的存在才能讓我們相處融洽,理性同住。
雖然愛你,但你和我是完全分開的個體;雖然愛你,但我們毋須負責對方的人生。
我不會管你飲不飲水,你喜歡長開冷氣或是幾點回來都沒關係。
你開心就好,因為人生是你的。
唯有對室友,我們才能如此瀟洒、從容。
所以,我真的超珍惜現在的生活!
室友,我愛你啊!

(寫於Patreon 03/08/2020)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