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之於我的意義竟變動至今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8118988

曾經,六四對我來說,是一種震撼教育。
原來人民和國家可以產生出這樣的情感連結,為了國家的未來,縱然賠上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昔。
原來國家可以如此殘暴,殺掉一個個活生生的人,卻不覺得在犯下彌天大罪。
這讓我想起和K討論世上應否有死刑,人能否有資格決定另一個人生死的片段。
我們,多麼可笑。
就那樣認真地列舉著正、反理據,在防止更多受害人出現和生命的價值之中搖擺不定,掙扎苦惱。可是在上位者一聲令下,幾百至幾十萬的人可能一夜之間便命喪黃泉。
情況有點像我們一直說要環保環保,死慳死抵連飲管也不用了,可是到頭來你辛勞分類的回收物品都被送到堆填區,不同機構與工廠的各種浪費與污染問題早已吞噬掉你個人的努力。

無力。

因而那些犧牲更顯得耀眼和奪目。
他們戰勝了無力,不問結果,只為值得的事情付出,即使那是生命。

沒有經歷戰火,沒有經歷革命的我,六四對我來說是一種教育,
我也知道了這個日子對一些人來說是一生的傷痛。

後來2014年雨傘運動出現了。
六四之於我,仿如一種呼召與推動,是學習的對象之一。
同為大學知識分子,當年的他們奮勇堅持,今天的我難道只願躲在背後嗎?
就這樣和同伴上街、瞓街、等待,只是希望政府能聆聽一下我們的意見。
結果等來了催淚彈,等來了所謂談判只為耍走我們,也等來眾多的秋後算帳。

2015–2016年,悼念了很久的六四燭光晚會,開始有人質疑其意義。
我也從支聯會的聚會中轉移到其他地方,並沒有太激烈的想法,也不是想拆大台,只是在那浩蕩的維園當中,除了密密麻麻的人群和燭光,我已經再看不見甚麼。
我想要更多認識和感受這件事,也想要知道在未來,我們除了高呼「毋忘六四」,還可以做甚麼。

2017–2019年,我再沒有出席任何六四集會。
在港獨呼聲最高之時,處於極端的人曾說「中國的事不是香港的事」,香港的情況每瞬也在轉差,我們到底還有沒有餘力和資源關懷這件事?聲聲「平反」對於對香港現今惡劣情況視而不見或無力扭轉又會不會顯得偽善和可笑?
我在思考這些事情,也和自己說六四這件事即使不以政治目光看待,只從人民關懷或道德的方向,致力參與平反也沒有問題,和身分認同並沒有關係……可是我分明不會悼念被屠殺的猶太人,也不曾為911的死難者舉起燭光,分明因爲是中國發生的事,因為一樣是黃皮膚黑頭髮那麼親近的人被殘殺掉才牽動情緒,才每年都不得不想起這件事。
或許無法認同政權,那份關係卻無可推搪。

8964對於每一個人的意義也不盡相同,我們不必要求他人和自己一樣。
你有怎麼樣的領會和感受,就按其行動好了。
而關於6月9日的〈逃犯條例〉的遊行,無論出席不出席都是你的自由,就不要浪費時間和唇舌推倒別人站在道德高地之上,你只要知道有這件事就好,你只要明白香港發生甚麼事就好,要怎麼做是你的決定。

我已經不知道香港的未來和我們的行動可不可以直接掛鉤,不過或許那亦不是重點,重點只是在悠悠的人生之中,你打算做一個怎樣的人,又想過一個怎樣的人生而已。
一如六四的那些人,他們只是作出了自己的選擇。

玩命中,正在全職靠寫字維生。 Contact:charishaha@gmail.com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hlfcharishung/ #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charishung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