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寫作第51個月暨Patreon三周年:追隨本心的人或許某程度上都是任性和自私的

Charis Hung
Mar 1, 2023

--

話說最近,我終於下定了決心想要修讀輔導碩士課程。現階段還是在搜集資料的程度,也不知道最終有沒有院校錄取。但L小姐聽到這消息,卻對我說:「好替你開心!好欣賞你!對我係一大鼓勵!」我想她會這樣講,大概因為曾經我不過是個活一天算一天的人,雖然比許多人還努力地想要活得好,但只是為了減少活着的痛苦,並不是真心想做甚麼,也從沒有對生命擁有熱情。

但這樣的我,自從搬離原生家庭,選擇了全職寫作這樣的生活以後,生命便逐步開始改變,甚至有餘力做一些不是生命必須要做的事情。當我在過程中,被原生家庭再次絆住,沮喪幾乎吞沒整個人,怪責自己毫無長進時,是L小姐對我說我已經進步了許多,甚麼都不曾改變並不是事實,穩住了幾乎崩潰的我。我很感激生命裡有她,因為她不容易的生命也同樣鼓勵着我。

有時我想,當我們決意改變之際,縱有困難,但總是走得過。彼時有強烈意志,改變效果也最為明顯。真正難的,其實是漫長的轉變過程,尤其遇到反彈之時。我想,曾經減肥的人便最能明白。減肥從來不易,但更令人難捱的是到了某個時間點體重始終降不下去甚至還復胖,那個時候比原先胖的時候更為令人難受。

可是走過了以後,真的就海闊天空,真的。因此,讓我們堅持吧。

第一次冒出想要修讀輔導的念頭,是朋友對我說他想修讀輔導之時。那時我已接受了輔導一段時間,深深感受到輔導的威力,但我不曾想過自己要修讀,因為我是服務使用者,我被深深觸動,並不等於我要投身該專業。可是就在和朋友分享與分析輔導是甚麼一回事時,我突然想到,大學畢業後已決心不再讀書的我如果必須要重拾學業的話,唯一的選擇大概便是輔導。可也僅此而已,我只是想想,甚至我有點刻意忽略這念頭。

畢竟成人讀書的費用很高昂(要$14–16萬),而且就讀時勢必會有壓力。更現實一點的考量是,在香港輔導員的道路是艱辛的,因為社工兼具輔導的效能,而社工有牌照,輔導員則沒有,因此許多機構在聘請職位時多會選擇社工,而非輔導員。我不想深入研究讀輔導的可能性,我怕自己過於細望便會壓制不住這股於我而言是瘋狂的衝動。

可隨着日子過去,這個念頭不但沒有減弱,反倒總是伺機鑽出,終於到了我無法不認真思考的地步。與不同人傾談過後,我意識到真正阻礙我的並不是行業發展,我本就以寫作為事業的重心,因此輔導員的出路再窄,對我來說都還好。相反,有輔導的知識支援,往後我寫一些和心靈相關的文章便能更具體而深入,讓讀者受益,而自己也不會膽怯。

阻礙我的也不是那十幾萬學費,雖然對我來那是佔了積蓄很大的部分,還記得第一年Freelance時我吃了很久的即食食品,有時一個杯麵已是一餐,叮的飯超過$25已不捨得,不買衣服不做Facial更不去旅行,所有非必要的支出我都節省,只為了能讓寫作這條路走得更遠。後來累積的Patreon讀者多了,接到的工作也增多,經濟才漸漸寬鬆起來。對我來說,那些錢確是血汗錢,一下子要失去還是有點膽顫心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