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寫作的第27個月

二月,一個全年最短的月份,今年只有28天。

小時候我們會悲嘆在2月29日生日的人怎麼辦,難道真的四年才慶一次生?現在想來,當然明白是在前前後後的日子補祝。可是終究那不是正日 — — 名不正則言不順,即使行動一樣,主人翁心裡又是否會若有所失?不過時至今天,我始終未曾結識在2月29日誕生的朋友,所以也無法一探究竟。
想來也實在奇異,每隔四年才會出現在日曆上的日子,其餘時間29日到底躲在哪裡了呢。

不知道因為二月比較短,還是因為夾雜了一個農曆新年,抑或是之前數月的大Job已一個個完結,總覺得二月像個休息的月份,留白的空間很多。對於Freelancer來說,留白的意思就意味著金錢減少,但偶而這樣卻也是件好事。吃得太多的人間中就會斷食,好讓脾胃休息(當然相反便要努力覓食了)。

二月頭莫名奇妙病了數天,還燒到39度,好像是人生最高燒的一次。沒法不去看醫生,也就被強制做了一次武肺檢測,得知自己是陰性的結果,杜絕了過去偶爾冒起的念頭:「自己可能是沒有病徵的帶菌者」的可能性。
你不會這樣想嗎。
沒有病徵和沒有患病,本質如此相似,多麼吊詭。那麼,我要怎麼分辨到底自己有沒有病呢。所謂報告,難道不只是一堆白紙黑字嗎,如果我無法相信你,這些又有甚麼意義?正如縱然你公開打針,我卻無法忍不住想,我怎麼知道你打的其實是甚麼?
信任,向來是一點一滴堆疊而成的。

二月除了繼續努力寫好Patreon文外,也完成了一篇小說(請期待〈迴響〉第九期)、一篇書訪及四篇客戶的短文。然後以Zoom和昔日LUCC的學弟妹分享了以往詩班以及信仰的點滴,還成為一項《不安全依附關係的成年人與原生家庭關係的探索性研究》的受訪對象,很期待研究結果呢。當然,繼續抽了一點時間見朋友,還參加了一對結束十年愛情長跑朋友的婚禮,無論因為疫情還是政治,每每都叫我們要好好珍惜每一段關係以及同行的日子,畢竟你不知道,明日一睜開眼,世界又會變成怎樣。

在這裡要感謝在農曆新年期間關心我的讀者,竟然收到了好幾封電子利是和祝福,謝謝你們讓沒有同事的我也能感受到工作中的新年氣氛。也謝謝看完文章後被觸動的你願意付上金錢支持,讓我能在寫作路上繼續走下去。

去年今天,是Pateron正式開業的日子,還記得當時戰戰兢兢,不知道新的開始會引領我到哪裡,一晃眼,一年過去了,感謝每一位訂閱者,是你們讓我在黑暗中看到光,讓厭世的我也能找到比較不痛苦的生存方式,由衷感謝。今後期望能與你們繼續結伴,以文字交心,但希望這樣的期望不是沈重的,也不會為你帶來壓力,甚麼時候你想走,甚麼時候你想再來,我都歡迎,我會努力地屹立著的。
(有興趣見面的朋友星期五記得參與Zoom的聚會啊)

時間無形無體,有些時候我們卻能強烈地感受到她的存在。比如從前我擔任Prefect時看管的中一同學仔,看完文章後Payme我說支持我,欣賞我追夢的勇氣,還有人成為了Patreon的訂閱者……我還記得他們當年可愛淘氣的樣子,眨眨眼睛,卻已是出來社會工作的職場人士,對生活有自己的想法和一套,實在神奇。

今天是3月1日,天氣開始潮濕起來,春天悄然臨到。
我希望你不會是與人爭論要不要穿黑衣的狀態。
我希望你在亂世中眼睛更雪亮,頭腦更清晰,擁有自己的思想和道路。
我希望你過得安好,生命富有意義。

下月再見,保重。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