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找到適合的才好裸露自己

https://pixabay.com/zh/photos/girl-kid-facial-watch-eye-toddler-609700/

25歲的時候和朋友到台灣旅行。

「不如聽日去浸溫泉?」
「好呀好呀!」
「不過要除哂衫㗎喎。」
「吓?可唔可以披住毛巾?」
「唔得㗎,要全祼。」

老實說,我有點怯。
不過張家輝名言:「怯,你就輸一世!」
於是還是硬著頭皮去了北投其中一間溫泉館。

到了現場我還是尷尷尬尬。
「呃……妳同我一齊除啦。我會無咁怕醜。」
然後在最後一刻還是盡力用那條蓋到上面下面又失守,遮掩下面上面又空盪盪、不大的毛巾企圖護著身體— — 直至我眼前出現了一個個坦盪盪的阿嫲。
她們悠然自得的表情,忽然令我覺得自己的羞澀多餘而失禮。

就那樣,我和朋友浸了個超舒服的溫泉。

女人,祼露,但毫不色情。
突然又一次發覺很多事情本質上都是中性的,只是當我們置於不同脈絡之中,被賦予了所謂意義。

比如那夜在聚會之中不小心打開了名為「死亡」的話題。
我其實絕少和誰當面談及這件事。
因為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才能不勾起朋友的擔心與不安。
但我終究還是說了。

「人生是疲累與虛無。隨著時間推移,這種感覺愈來愈深,愈來愈深並且獲得肯定。」

昏暗中,我們各自訴說自己的想法。

我深信這個世界沒有真像。
我們每一個人都擁有屬於自己的「真像」。
假如我看見灰色,而你看見紅色,那就是「真像」。
事實那可能是無色的。
但又有甚麼關係呢。
我始終看見灰色,而你終究看見紅色,那就是我們的世界。

「我好高興,I mean唔係話為你呢個諗法而高興,而係好高興你可以同我哋分享 which is 我從來都唔知你係咁諗。雖然,好沉重。」
謝謝。謝謝。
謝謝你願意聆聽和了解。

「但我聽到有啲唔舒服。即係……我覺得呢種頹廢係會傳染……唔係咁好。」
我的神經大概被刺激到。
「我覺得唔係咁。Somehow 其實我哋先係受害者。社會上你哋係大眾,係你哋不停灌輸緊每日都要積極生活,死亡就係負面,就係唔好嘅訊息。其實點解一定係咁?一定要咁?」
「我明佢有咩唔舒服。可能當談論嘅時候,會勾起自己平時因為忙碌而壓落嘅空虛,而嗰種感覺好恐怖。」
「呢個亦係我唔會周圍講嘅原因。我唔希望影響到任何人。我覺得你嘅人生同我嘅人生可以截然不同,我承擔唔起令人走上絕路嘅責任。我亦無咁嘅意思。」
「但其實嗰個人如果自己價值觀係夠firm,suppose唔會咁易俾人影響到。」
「即係可能我同你而家嘅狀態可能好唔一樣。我而家係會有好想完成嘅嘢,亦會希望做得更多去保護想保護嘅人……」
「你嘅意思係咪你估唔到身邊有人咁諗,而你覺得好無力?」
「我明喇。因為你保護嘅人入面都有佢份係咪?」

我一直慶幸,身邊有很多愛我的人。
一直為此,非常地感恩。

我不會說,去分享自己吧。
打開你的心,別人便會同樣打開心與你交往。
不,不要這麼做。
心很珍貴,不要隨意打開。
打開得多,換來傷痕,到最後為了保護自己,身體會選擇麻痺感覺。
那是一件很愚笨的事情。
不要做蠢事。
做個聰明的人,遇到適合的人,適合的場所才祼露自己。

這樣,你才能享受舒服的溫泉,而不是色情的目光與道德的批判;
你才能擁有溫暖與愛,而不是難過與為緩和氣氛的哈哈乾笑。

其餘時候,不妨做個派膠的人。
這樣,沒有打開心窗但世界樂得輕鬆與充滿趣味,還是很不錯啊。

玩命中,正在全職靠寫字維生。 Contact:charishaha@gmail.com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hlfcharishung/ #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charishung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