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確定……傷口真的復原了嗎?

最近認識了一位新朋友,有點小衝擊。
原來世界上真的有人配得上「年青有為」這四隻字,我還以為那是早已派不上用場可以封存起來的用詞。
有理想的人,其實不少;富有的人,更多。
但有能力有資源有理念還實踐出來的人,而且是年輕人,我數不出有幾多個,於是我幾乎以為那樣的人是都市傳說,直至我遇見,才發覺,呀,是我的世界太狹小了,這個世界確實有著這樣的人。
好厲害,我由衷這樣覺得。

於是當他充滿朝氣地問我:「有無諗過做更多嘅嘢令而家嘅生活變得更精彩更有意義?」
我不覺得討厭,只是笑笑說:「我希望繼續簡單噉過平凡嘅日子已經足夠。」

新朋友成長在一個富裕的家庭,父母也待他很好,他說自己由細到大想要做的事情九成也能做到,所以為人比較自信,也因而做事可能比較果敢決斷,但對於我的選擇仍然覺得厲害,他說要是他是我,未必會這樣做。
我卻說:「如果你真係我,我好肯定你都會噉揀。」

我成長在一個別人會對我說:「你無冇壞真係好叻,我為你感恩。」的環境。
我簡述了自己的背景和如此選擇的因由後,他點了點頭,說:「我明白,你以前過得太辛苦了。」
腦海其實有0.01秒的空白,可能太久沒認識新朋友,也可能太久沒有和人面對面講起這些往事,已經有相當長的一段日子沒有聽到這樣的回應,愣了愣才想起,對,我以前真的過得很辛苦。

最近執拾東西,偶然間發現了自己以前寫的字句。

//我已經不再想問
十六歲
為何我要背負那麼多
我只想知道
十六歲
我要如何才能把所背負的做到最好//

— — 寫於30/12/2007

其實我已經忘掉了自己16歲時的模樣,直至看見這些字時才再一次確定,嗯,那時候實在活得很沉重。
回望短短將近29年的生命,我非常肯定這19個月是我過得最快樂的日子,沒有之一。

〈果籽〉的報導為我帶來了比以往更多的合作機會,可是我也察覺到了,我並沒有太積極爭取,只是順其自然。
能合作就合作,如果額外要花太多心力的話,我會有點吃不消。
K常掛在口邊說我:「做嘢唔可以噉,不過我都尊重你,因為生活係屬於你嘅。」
我曾以為自己害怕的是轉變,我以為是自己不夠勇氣承擔新的挑戰,直至認識這個新朋友,而我脫口說道:「我覺得而家仲係自己嘅Recovery time。我好似仲未恢復好。」

我才發現原來過去帶給我的疲累,仍然未呼出體外。它們仍然佔據著我整個人,總是伺機撲出,不過我覺得自己好叻,已經不會再被它們控訴到會怪責自己,也慶幸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出路。

早幾天情緒不太好,深夜眼光光睡不著,黃昏卻又累得張不開眼睛。
醒來的時候太陽已下了山,只剩一點弱光照進房間,是僅僅能夠望清四周暗影的程度。
我沒有開燈,只是循環播放著Roommate推介的〈Could I Love You Any More〉,靜靜地在黑暗中躺了好一會。

呀,是能喘上一口氣的日子,多好。

對於今生我已沒有任何盼望,甚至沒有想砍掉重練的心志。
就只是希望人生的下半場,能安然度過已經非常感恩。

認識到那位新朋友我覺得很高興,感謝世界有這樣朝氣勃勃、壯志滿滿的人存在,因為有你們,我們這些爛掉的人才能減輕偷懶的罪惡感。拯救世界的任務就交給你們了,我們會努力不成為障礙的。

我真的很累很累。
不知道會不會有那麼一天,這些疲累在休息過後終於煙消雲散,HP值滿滿,我能好像新朋友一樣,躍躍欲試做一點新的東西改變世界;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一天,家庭不再成為我的標記,我無需再透過簡介家族史讓你認識我,我已經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代表我這個人……
那個時候或者我會不再想瑟縮一角,而是希望自己發光發亮。
不知道會不會有那麼一天,但我知道,不是現在。

現在我還需要一點點時間消化從前的疼痛。

願你也讓自己擁有這樣的時光與空間。
晚安了。
發個好夢吧。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