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是否也有這種〈愛情disabled〉?

2016年6月我收到了一對情侶寄給我的明信片。

當刻我整個人都黑人問號,事關其時我和EX剛分手了數月。
你們兩個甜蜜去旅行也算了,還要反問我「這個世界是否真的有這種 love diabled嗎」?
Whatsapp傳一個笑喊符號,問她甚麼意思。
她告訴我,那是一首歌來的。
「為什麼送我這首歌?」
「我也不知道,只是見到這張明信片好靚,又想起這首歌,所以寄了給你。」
於是,我開始了聽這首My Little Airport的歌。

當我向政府申請津貼時職員看著我然後
問我申請津貼到底是基於一個什麼的理由
love disabled
當我搭巴士向司機展示我張優惠證時候
司機看著我彷彿想問我究竟是什麼因由
love disabled love disabled love disabled love disabled

藝術的好玩之處大概是建基於現實之中但仍然可以天馬行空。
腦海自動腦補了某個肉體完好無缺的人走去申請傷殘貼別人O嘴時的情況。

當我想找一個好友得到心靈上的解救
總是沒有一個可以找得到我心靈的入口
love disabled
當我見到戲院的觀眾開始投入到淚流 我都想知道故事有什麼值得大家憂愁 love disabled love disabled love disabled love disabled

人類的孤獨不在於孤身一人,因為沒有人的話我們去找人好了,可是已經有很多人圍繞在身邊卻依舊落寞孤寂,那才叫人恐懼絕望。
原來沒有辦法不孤獨呀。
是這樣的感受。
可是呢,〈愛情disabled〉問,會不會因為你是love disabled的關係?
和其他人無關,其實是你有愛無能的問題。

這個世界是否真的有這種love disabled ?
心裡的這個問號 誰又能解答得到?

有些問題你會問,但你知道永遠不會有答案。

耶穌說的愛是無條件的、獻身的,奧修說的愛是能量的互動、是自由的、無束縛的,昆德拉說的愛是機遇的、偶然的、命定的,高達說的愛是刺激的、好玩的、有今生沒來世的、哲學的,小津安二郎說的愛是溫柔的、隱藏的、非愛的,畢卡索說的愛是經驗的、性慾的、美好的,夏卡爾說的愛是聖潔的、救贖的、唯一的。
l’amour, mes amants, mon amour, aimer.
(愛情,愛人們,我的愛,去愛。)
而我將要說的是,
l’impossibilité d’aimer dans notre temps.
(我們時代的愛無能。)

上面那堆人不認識不緊要,只要知情原來愛在不同人眼中都能有不同的詮釋和理解就可以了。

K曾問我,會不會覺得MLA常在歌中混合外文有點扮嘢?
我歪歪頭,很認真地想。
還真的不覺得,不會感到討厭,也不感到too much,反倒有種用對了,味道出來了,被觸碰的微微顫動。
要我列出標準我也沒有標準,藝術就是這樣,拿捏得好和不好只是一種感覺,解釋不了,只能讓結果說話,結果是MLA成功俘虜了某一撮人的心,緊緊地。

http://lifestyle.etnet.com.hk/column/images/stories/58/2014/08/mylittleairportSMALL.jpg

雖然,他們也因而放棄了更多更大所謂主流的市場。
不過做自己就是一種魅力,一種動人,一種幸福。
自由地活著遠比踏實安穩無聊地過一生來得更重要。

Love可以狹義地解做兩個人的愛情,Love也可以寬闊到講耶穌奧修昆德拉高達,而我們的時代是否愛無能?
大概,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解讀。

不過,我至少可以肯定現在自己不用申請love disabled這津貼。
希望以後也不用。
希望你也不用。

玩命中,正在全職靠寫字維生。 Contact:charishaha@gmail.com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hlfcharishung/ #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charishung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