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記得有天醒來,望著雪白的天花板,不再是家裡灰黑霉爛還有四腳蛇爬著的天花板,我覺得很幸福,同時很愧疚,非常。

「就我一個人過得好也可以嗎?」
「撇下家人自己開展新生活會不會太卑鄙?」
「就那樣把媽媽和姊姊交給哥哥是否太吃重?」

於是腦海會浮現多年之前,某個朋友對我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你的家人也有能力過得更好,只是他們沒有選擇那樣的路,你在掙扎著希望自己活得更好,怎能說成是一種錯?」
這樣的道理我也懂,但自己對自己說時總覺得像催眠,由別人口中講出來才真正覺得窩心和得安慰。
人類的互動實在奇妙,也感謝那位貼心的朋友,明明他平日相當毒舌和涼薄。

同時非常感恩,事實證明我離開家以後,家並沒有潰散,反而各方面都很不錯,所以說人真的不要把自己看得太大。
因為我過得好了,終於有餘力「偶而」真心地關心母親和家裡,而不是單純出於責任強逼著自己行動。
就算有時真的抓狂到想大叫,也有個地方讓我安放好自己和休息。

雖然如此,但那種獨自過得安好還是會時時令我愧疚。
不如說,愈安好,愈愧疚。
猶如陽光最猛烈之處,陰影亦最厚實。
但我不會因此而阻止自己變得更好,這樣的蠢事年少試過一次已經足夠(中二時為了懲罰自己不可以過得好因而短暫患上了厭食症),我知道自己不可以敗給愧疚感,對付它的方法不是讓自己過得差從而得到解脫,而是努力讓自己變得好,好到有能力為他人做更多以減少來自愧疚的責備。
這樣,才真的達成win win situation,而不是一同墮落。
「因為我也過得很差,所以你也不要再控訴我了。」
我們才不要如此悲慘的釋放。

間中總會有人inbox問我如何對抗背離家人的愧疚,我都會說接受吧。接受它的存在,與其共生,不要想著消滅,正如人生也必定伴隨遺憾一樣,你不要想著過得完美,自然就不會過於痛苦。
縱使愧疚,仍然選擇更好的,這是我的覺悟。
離開原生家庭,特別她並非惡意想要傷害你時,有愧疚很正常。
恭喜你,你是個正常人,這並非甚麼值得害怕或需要隡除的事。

同樣,活在今天的香港,只要稍有良知的人,或許都會覺得愧疚。
於是才會有青年認罪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入獄後終於可以名正言順free ride掉抗爭,可以鬆一口氣」如此令人哀傷的說法。
可能有人立時覺得他蠢或是軟弱,可是或許我們曾經或多或少也有這樣的想法:好攰,不如被拉一了百了吧。
這是去年曾經浮現在我腦海的想法。
很危險,那時我知道也許自己開始到頂了,要注意一下情緒。
最重要的是這種做法對於對方毫無殺傷力,只是毀掉自己。

不被愧疚壓跨是我們每一個仍然安好活著的人需要面對的事情。
愈安好,愈愧疚。
但你還是要過得好,這樣才有能力多做一點,而不是步向自我滅亡。
開始打仗是因為想贏,不是嗎?
那麼就用盡方法贏吧,包括讓你覺得卑鄙的活著。
把犧牲放在值得的地方,不要被愧疚吞噬。

加油。
讓我們一同加油吧。

(寫於Patreon 28/05/2020)

玩命中,正在全職靠寫字維生。 Contact:charishaha@gmail.com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hlfcharishung/ #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charishung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