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噉樣會受傷!」

最近去看了〈幻愛〉,除了結局有點小扣分,整體來說電影相當不錯,拍得很有張力,也看得出整個劇組及演員花了心力了解精神病人是怎麼一回事(接下來會有點微劇透,有被劇透恐慌症者請止步。),尤為欣賞阿樂拿出電話錄音以分辨欣欣到底孰真孰假的橋段,就算阿樂理智上知道了欣欣是假的,情感上卻無法抗拒欣欣,完全展示了思覺失調患者的無力與無奈。

電影有很多值得思考和討論的地方,其中之一是,我們到底有沒有權利決定精神病人的命運?

電影中阿樂與葉嵐的戀愛被發現,中心要求葉嵐的論文研究即時終止,並且不再踏足中心及不准再接觸阿樂。
負責跟進阿樂多年的職員阿Joe說:「阿樂你放心,我哋會保護你!唔會畀你受傷。」
一言蔽之,身邊的人認為阿樂與葉嵐的戀愛是種錯誤,阿樂會受到傷害。

「無人問過阿樂係咪真係覺得受傷,而係直接判斷咗佢受傷,話會保護佢。」
K說:「喺呢樣嘢之前,係無人問過阿樂係咪真係鍾意葉嵐,精神病人嘅愛難道就唔係愛?」

另一邊廂,葉嵐也受到教授的指責,她們的對話很有意思。
葉嵐:「教授你知㗎,我真係幫到阿樂,佢而家嘅病情好咗好多!」
教授:「無人話你幫唔到佢,但你知唔知點解有守則嘅存在?」
葉嵐:「為咗保護client,亦都係為咗保護CP。」

直至現在,我也覺得守則有其重要性。
守則是一條界線,提醒置身當中的人不要越線,也是能讓人維持清醒的重要存在。
所謂精神病的治療,除卻吃藥,都是比較傾向心靈性的。
並不是精神病人特別脆弱,而是在與相關人員剖白自己時,那刻的自己比較柔軟和不設防,要是有誰不安好心而毫無後果,確實令人擔憂,而戲中葉嵐一開始也確實是利用阿樂;另一方面,界線的存在亦讓病人能意識到,眼前這個溫柔的人再關心我,我也不該作非分之想,可以稍稍舒緩移情的力度。
界線,非常重要。

可是,把阿樂和葉嵐分開,是否就是最好的做法?
精神病人和CP難道就不可以真心相愛嗎?
這個……真的是令人常頭痛的問題,當然,如果只是阿樂和葉嵐的問題會簡單得多,你們要是真心相愛,就好好廝守好了。
但在群體社會中,每一個人做的事都會互相影響。
阿樂和葉嵐的真正問題是,他們的結局會影響著往後精神病人和CP/治療人員關係的存在,所以縱然葉嵐是教授最喜愛的學生,在葉嵐選擇了不會遵守不見阿樂的條件後,教授也無法拯救葉嵐,葉嵐將終身不可能成為CP,至少在香港。

昨夜看了〈雖然是神經病但沒關係〉(這套很高質,推介大家),其中一幕講到男主角綱太撕了患有自閉症的哥哥尚泰和女主角高文英所簽的合約,因為他知道高文英真正的目標是自己,她只是在利用尚泰而已。
哥哥尚泰很生氣,發瘋似地搥打綱太,並說:「只有尚泰是尚泰的主人。」
這其實是男主角綱太小時候對媽媽說的話。

綱太媽媽曾說生下綱太是為了讓他能好好照顧哥哥,而每次哥哥一受傷,媽媽便會責備綱太,質問他去了哪裡。
年幼的綱太有次哭著說:「我不是為了哥哥而生的,我綱太才是綱太的主人。」
尚泰聽見後很高興。

母親死後,兄弟二人相依為命,綱太為哥哥付出和犧牲了很多,生活完全圍繞著尚泰而走,甚至綱太會說出:「哥哥你就是我的全部。」
但尚泰比綱太更清楚,每個人都是自己的主人,每個人都應為自己而活,每個人都無權為他人決定他人的命運。

戲是這樣做的。
但現實卻是艱難的。

我想起了那年寫過的〈我沒有辦法不干預妳的生命〉,我和家人暗中切斷了姐姐和一個大陸男人的關係,事後大陸男人連同他所謂的媽媽已消失得無影無蹤,不過姐姐有時還是會期待電話響起。

那個……親近的人為了保護患者的心是真的,親近的人繞過本人替他做了決定剝削掉他的選擇也是真的。
那道干預與自主的界線到底該如何劃分?我懷疑世界上到底有沒有人有自信能清晰分辨。
或許我們終身也只能小心翼翼、膽顫心驚地一小步一小步去走而已。

致所有同路人,共勉之。

(寫於Patreon 07/07/2020)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