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黑暗療癒人的〈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

會認識這首歌,是某位讀者在留言下推介我聽的。
那時候覺得人生痛苦到一個點,稍為窺探或嘗試預想一下未來,看見的都是一條條死胡同。
不知道該怎麼走下去,淚水一直在眼中打轉。
我如常過活,偶爾還露出燦爛無比的笑容。
但心中某個自己持續在發出無聲尖叫。
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停止這樣的情況,也不知道這個世界是否有一處能讓我安息的地方。
然後我聽到這首歌。

多愁善感的人都比較敏感細膩,旁人不太注意的微小事物,旁人不願花費時間的事情,在我們的世界卻可能生出不同的意義。
比如「昆蟲的殘骸是否也會變為塵土呢」,比如我想我該是最為熟悉自己的人但偶爾望向鏡中卻會覺得自己無比陌生。
世界會停在某個思考的頓點,一剎仿如一生,比很多個沒在思索的日子還要久。

填詞人很厲害,用了五組物件把荒涼的意境具體化。
人生最難受莫過於你想脫離現狀,卻又不知道可以到哪裡去,就像經常有人說:想要找誰傾訴,碌過一個又一個的名字卻始終找不到那個誰。
我相信約伯的三個好友一定生了很多後代,甚至我們都有一點點他們的血液,於是才會忍不住總對那些迷茫的人說:「如果明天想要有所改變,現在就必須有所行動。」,可是我們忘記了對方不是弱智,自己也不是天才,你想到的事情大概對方也想過,不做出來不是因為不為,而是不能。
我做不到呀,因為這樣才痛苦。

心中缺了一塊是很恐怖的感覺。
沒有這種苦惱的人永遠不明白那種空有幾令人抓狂與恐懼,像失去了手臂卻仍感到痛楚,想要治療,可那裡根本甚麼都沒有。
沒有。
你要怎麼對付甚麼都沒有的空呢。
我曾想到既然是空,就把它填滿吧。
拼命把重要的人和事都塞進去,結果根本不對,彼此都成了損手爛腳的模樣。
轉而相信那塊空隙其實是預留了給上帝的位置,可想要把神收藏於心近乎是一種妄想,上帝無法被限於你的詮釋之中。
於是我發現,唯有擁抱有著空的自己,焦慮才得以緩解。

以鞋帶鬆了帶出人的羈絆,我很喜歡這個意象。
關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我們都像摸著石頭過河,偶爾還是會不小心摔跤,跌得很痛。
並沒有誰比誰更有天份,我們都只能一再探索而已。

很多人說,每個大人的心中都存在著一個小孩(尤其是男人),但對於我來說,我的心中曾經藏著一個少女,她一直沒有長大,終日在一角向我怒目而視,她沒有傷害我,只是一再往自己身上劃下傷痕。
很恐怖,也很痛。
不過現在她已離開了啊,已經和我一同健康長大成人了。
正如我在

說「最不能原諒和放過自己的人其實不是誰,而是你自己。」
我們必須要停止傷害自己,這樣一了百了的想法才能變為曾經。

聽到這句時眼淚真的無法忍住。
這樣呀,如此辛苦原來因爲我們對於活著這件事太過認真了。
認真並不是一件壞事,認真並不需要改過,認真並沒有錯,我沒有錯。
我們只是一時未找到令自己快樂的方法,只是這樣。

你遇到了這樣的人了嗎?
你變成了這樣的人了嗎?

這首歌是日本搖滾團體amazarashi的秋田弘創作給中島美嘉的,不知道是不是一開始就聽這版本,還是創作人真的更能唱出歌曲的感受,總之我喜歡這個只有一支結他一個人的多於其他版本啊。
大愛❤

他真的很懂!
亦非常鳴謝譯了中詞的輪流轉。

收聽歌曲請到: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970902/

玩命中,正在全職靠寫字維生。 Contact:charishaha@gmail.com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hlfcharishung/ #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charishung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