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介紹我聽藍奕邦的〈六月〉

我仍然記得他長得並不帥氣,甚至有點微胖,臉上掛一副金絲眼鏡(十幾年前可還未有復古風,所以他是真的老土),我不知道為何會喜歡這個人。
可能是他臉上總是抑鬱的表情,又或是他能言善辯轉數快的能力?
更大機會大概不過是中一妹妹逃不過師兄的光環。
總之那時候很喜歡他。
每天回到家,就是等著和他MSN,他不在線上的日子,就拼命看他的Xanga,在學校能碰上一、兩面是會樂上一天的事情。
喜歡他喜歡得有點傻氣。

有次大家要一起出席比賽,聊著聊著,還以為他要和我一同前往。我在樓下痴痴地等,眼看就要遲到,才忍不住SMS問他在哪裡,他說已在途中,我才意識到我誤會了,人家額根兒沒有想過要和我同行。那時候羞得想找個地洞鑽進去,幸好當時也無人知曉此事。

回想起來,他並不是個好人,經常玩失蹤,答應了的事情也可以臨時甩拖,聽說他上課時總是睡覺,也常常無故缺席。
但當時我還是對他很有好感,我想他也知道。
我們彼此之間有種曖昧的氛圍。
當然後來我知道他並不喜歡我,而且對著我還一直說謊。
你不能相信他的謊言有幾離譜,他說自己是特工,又說自己身世很慘,妹妹還是誰死了,又經常被親戚虐打和與人打架之類(但第二天一點傷都沒有的啊),但更離譜的是我全相信了,而且擔心了一整年。
所以直到現在,看見那些網上情緣騙案我都不敢說那些人蠢,有時候就是鬼掩眼,整個人裁了進去,與常理脫軌了。
更妙的你知道是甚麼嗎?是在幾年以後,我發覺還有個女生和我經歷了相同的事情。
她也對這個男生的說話深信不疑。
我們真的是撞邪了。
現在講來很好笑,但第一次揭開謊言時有如晴天霹靂,覺得世界好黑暗,心很痛。

他介紹我聽藍奕邦的〈六月〉,當時只覺得旋律很好聽,詞很不錯,歌手的聲音我也喜歡,所以總是在循環播放這歌,但我想更大的原因也只是因爲這是他介紹的。
後來我不再喜歡他,卻漸漸喜歡上藍奕邦的音樂,他整隻〈無非想快樂〉的專輯我都很喜歡。
藍奕邦卻在某段時間仿如消失了(至少我的感覺是這樣),直至這幾年我才知道原來當年他受情緒困擾,到了外國休養治病。
幸好他最終找到病因,漸漸康復過來,成為了一個更好、更有個性的人。
你喜歡一個人的作品,而他本人也是一個值得欣賞的人,這件事讓人感到高興。

METRO-1.jpg

六月,通常我們會連繫起飛霜。
但這首歌沒有在說那種冤情或荒謬,沒有控訴世界有幾不公允,僅僅是說一句「也許衪根本當凡人是個笑話」,反倒教你別恨那麼多,就接受這些事情,甚至嘗試欣賞。
並不是那種袋住先或逆來順受的消極情緒啊,而是世界本來就不會事事如你意,讓我們「把最殘酷視作笑話」,於是「再多悲壯亦能笑一笑吧」。
你只有接受黑暗,明白黑暗也是世界的一部份,才能勇敢直視,坦率面對。

最可憐最容易崩潰的,是那些不願接受世界有污穢一面的人,以為不去望不去觸碰,世界就可以一直美好,於是惡夢臨到,就如陶瓷娃娃一跌即碎或是仍堅持自我欺騙至別人不忍直視的程度。
是有這樣的人,無法承受黑暗,終被黑暗吞噬。
我們還是跟〈六月〉的主人翁一同學習擁抱世界的醜陋更好。

現在每次聽藍奕邦還是會想起從前那個他,並沒有任何眷戀,只是人的記憶就是這樣。發生過的事情會一直都在啊。
所以Twins的演唱會無論再難聽,還是有很多人捧場。
有時候人聽的並不只是歌,更是某段回憶、某個自己、某個片段。
也許,每一首歌都蘊藏著一個屬於我們的獨特的故事。

玩命中,正在全職靠寫字維生。 Contact:charishaha@gmail.com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hlfcharishung/ #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charishung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