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法於2020年6月30日的11時正式生效,而這條適用於香港人的法律隨著新華社公布條文,我們才第一次知道詳情。
簡而言之,只要國家說你犯了國安法,你就犯了法,必要時會交駐港國安公署偵查,大陸檢控審訊,而期間可禁新聞界及公眾界旁聽。
乍看之下,似乎是很恐怖的法例,一時間人心惶惶。
但其實自2019年開始,我們早就活在這樣的一個香港之中,只是現在政權連假裝都懶得而已。

糖衣毒藥還是單純毒藥,其實不都一樣嗎。
香港以後會變成怎樣?世界又會變成怎樣?
沒有人知道,除非有未來人。
我們都踏在未知的歷史之中,只能一步一腳印地穩穩走好。

2020年,實在是非常動蕩的一年,不止香港,世界的板塊都在移動。

今天讀了陳韋安的〈那動人的時光〉,最後那篇附錄是「雨傘運動三周年培靈會」的講章,當時我也是座上客,現在再重看,別有一番滋味。

//Kairos,就是一個特定的時間、精彩的時間、難忘的時間、特殊的時間。事實上,人類的歷史,並不是每一點時間都是均等的,有些時間比其他時間更重要。//
//Chronos,則是普通的時間。它是流逝的時間,時間線上的時間,一去不復返的時間,漫長的時間。//

陳韋安以以利亞先知的一生來解釋上述兩種概念。
以利亞在前半生鋒芒畢露,曾霸氣地宣告亞哈王如果繼續崇拜偶像,以色列將三年不降雨,又與450個巴力先知於迦密山大戰,後來被皇后耶洗別追殺,於羅騰樹下求死,最後在何烈山遇見神。

//整個歷史停頓在以利亞身上,整個歷史的焦點都放在以利亞身上。//
這是以利亞的Kairos。

以利亞的後半生卻幾乎消失於歷史之中,上帝對他說:「你回去,從曠野往大馬士革去。到了那裡,就要膏哈薛做亞蘭王, 又膏寧示的孫子耶戶做以色列王,並膏亞伯米何拉人沙法的兒子以利沙做先知接續你。」從此以後,以利亞從歷史中退場。

//以利亞彷佛在以色列的歷史之中缺席。事實上,以利亞仍然存在,他仍然在歷史的巨大洪流中存活,不過,他卻不是在Kairos的時間中存活……以利亞正學習進入漫長無光的Chronos裡面。//

2014、2016、2019、2020可能也曾是你和我的Kairos,可是人生最漫長的,其實是Chronos。
如何在Chronos中活得安好,在Kairos來臨時好好把握,才是我們值得學習的功課。

在此想送給大家一首歌,是LMF 2000年的歌曲〈今宵多珍重〉,不過我比較喜歡My Little Airport的版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hhQ9ugtRtA

//自己去做做到自己就當然最好
做唔到都千祈唔好放棄自己//

活著,才能做更多。
可是活著也要活得像個人才有意義。
兩者之間要好好平衡。

//今宵多珍重 聽日又未必會係咁
今宵多珍重 聽日又另外一個樣//

各位,珍重。

玩命中,正在全職靠寫字維生。 Contact:charishaha@gmail.com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hlfcharishung/ #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charishung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