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要講一個關於中班尼的故事。

從前有一隻中班尼,他和所有班尼一樣,披著亮眼的紫色毛皮,頭髮一直是瀟灑的skin head,從來沒有髮型煩惱。他的肚皮是青綠色的,後背也有綠色的點點斑紋,手掌有兩個鮮黃色的心心,媽媽說那是他要傳遞愛心的證據,他的腳甲也是鮮黃色。他渾身沒有一隻角,裡裡外外都是圓渾圓渾的。

紫+綠+黃,這樣的顏色配搭未免太奇怪了吧。
可是可能正符合了小朋友的喜好,班尼們都超受歡迎的。

中班尼出生的時候,身和心都很柔軟。
他會為了媽媽來接他放學這事樂上半天,和媽媽妹妹在街上閒逛偶爾在路邊攤吃上的咖哩魚蛋和燒賣是最美味的食物。
中班尼一直記得仰望母親的角度和那段時光,那是很美好的時光。

可是,隨著年月過去,中班尼要負上的責任愈來愈多。
母親總對他說要學好唱歌,要跳好舞,否則很難受小朋友歡迎。
等中班尼唱好歌跳好舞以後,母親又對他說講故事的技巧要更精進,表情要更浮誇才能吸引小朋友。
中班尼發現,原來母親對他的要求不會有完結的一天。

母親語重心長地他說:「令小朋友開心是你的天職,你要努力才能有成就,有了成就才會幸福啊。」
中班尼想說,自己都不開心,怎麼能令別人快樂?
但中班尼甚麼都沒有說,身旁的爸爸和妹妹也只是一直在點頭。
妹妹在這方面就做得比自己出色,雙親一點都不擔心她,那種憂慮的目光從來都只停駐在他身上。

日復日,中班尼已經決定停止安其他人的心,只想做令自己快樂的事。
手掌的那兩個心心,如果沒有能量,也不會輸送得出去呀。
他沒有和其他班尼一樣,去考幾多級的樂理和報名跳舞比賽,也沒有上那些藝術深造課程,他只是周圍去觀望世界,偶而自創舞步和哼歌,過得不亦樂乎。
身邊的人總叫他要成熟點,面帶優越或憂心。
如果成熟等於沈悶,中班尼想他寧願一生幼稚。

中班尼常常保持笑容,可是他沒有發覺,在充斥不滿甚至敵意的世界,那其實不是一件易事,他做到了,卻也在不知不覺犧牲掉一些事情。
比如中班尼的身和心都已經不再像從前那麼柔軟,為了抵抗傷害和很多人沒有為意無心之失所造成的痛楚,他變得堅強同時也僵硬了許多。
脆弱的人來到他面前,他無法婉言安慰,只想教他們如何勇敢面對。
有時候會換來了對方一句冷血。
中班尼不明白,他也是這樣一路走過來的,那些動聽的話他不是不懂得說,只是覺得無用亦無力。
中班尼很少流淚,也不覺得有甚麼需要流淚。
在中班尼的世界,解決到的事情就不是那麼糟糕,解決不了的哭也毫無幫助。

「最近妹妹病了,父親母親都對我說一大堆話,問我怎麼辦。我又不是醫生,醫生比我強呀,怎麼問我呢。難道我是魔法師,能治好妹妹的病嗎?」
中班尼其實心情也不好,但中班尼從來不覺得自己辛苦或有需要,因為他想病的是妹妹,又不是自己。
「那你最近還好嗎?」
「我最近嗎?我昨天回到家裡忍不住笑了。我在想自己是不是瘋了,為什麼笑得出。某日我看新聞,知道有隻班尼被黑心獵人射爆了眼,那天早上我憤怒地哭了。可是最近家裡的狀況那麼糟糕,我卻無法止住自己笑。你說我的腦袋是不是有問題?」
兔子趨近,大大力抱著中班尼:「不是啊,笑又不一定代表開心。」

兔子一直在中班尼身邊,兔子知道中班尼愈是不知所措,愈是四方受敵時,常常會一臉笑意。
不笑的話能怎麼辦?笑著的話才有力量吧。
下意識身體比起腦袋更快對困境作出反應。
是不是有點像情緒機能失調?畢竟長久以來,從來沒有因為難受而哭喊過,只是笑著去應對。
兔子也不知道,她只是一隻兔子,不懂太深奧的知識。
兔子只想對中班尼說,即使你在那樣的情況下笑,也不可怕啊。
一點都不,因為我能從你的笑臉當中看見隱形的淚水。

兔子把中班尼抱得更緊了。

玩命中,正在全職靠寫字維生。 Contact:charishaha@gmail.com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hlfcharishung/ #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charishung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