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讓「齊上齊落」淪為你脅迫他人行動的糖衣毒藥

Photo by Geran de Klerk from Pexels

你記得由甚麼時候開始,我們開始熾熱地說要「齊上齊落」,要「一齊嚟一齊走」,並成了運動的金科玉律嗎?
是在七一那次,政府清場在即,有義士不願離開立法會,最終場外的人走進場內,並高呼「一齊嚟一齊走」,帶走了他們。
而立場姐姐恰巧訪問到一位抗爭者,她開口便震驚了全世界,聽其聲分明只是一位小妹妹,她接下來所說的話也感染了每一個人:「個個都好驚……嗚嗚……但係仲驚聽日見唔到佢哋四個。」

那夜凌晨,我們每一個人都覺得感動,而「齊上齊落」自此成了大家的共同理念。
那夜,沒有人會鬧誰是散水撚,也沒有留守的人鬧帶走他們的人:「又話兄弟爬山」。
為什麼?
因為大家都明白,那個來帶走你的人同樣是冒著生命危險,甚至是背負暴動罪名在做這樣的事(誰也不知道當時會發生甚麼事),不為甚麼,只是不忍落下你一個。

「齊上齊落」原是這樣的意思,是一種很高尚的情操。

記得K很早前就問過我:「兄弟爬山同齊上齊落之間係咪有矛盾?」
當時我還說:「唔會呀,兄弟爬山講緊大家用嘅方法,齊上齊落講緊大家嗰種意識吧,無論點都唔割蓆,我哋係一體。」
直至七一那天,K說他放心了,因為終於看見貌似矛盾的兩個概念,找到了共同存在的空間。

可是隨著時間過去,事情總是會漸漸異化。

比如「齊上齊落」。不好意思,這並不是一句讓你用以規範別人行為的口號啊。不是脅帶著「齊上齊落」就能要求別人留或守,「齊上齊落」從來都是用來要求自己與抗爭者同行的。
我講得難聽點,「齊上齊落」也不是用來讓你安撫自己良心的。
前線不要責怪其他人為何不留到最後一刻,因為這是你自己的決定;離開的人也不要責怪前線為何要堅守到最後,每個人行動的背後自然是有他的價值觀支持。
看見有人受傷了、被捕了,每個人都會難過,但這並不能成為你在螢幕前屌鳩他們的理據。
不認同的事,你就不要做,可是別人認同了,我們又憑甚麼否定他們的選擇?

運動沒有大台,所以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決定和行動,從而達至自己所希望達成的目的,是為「兄弟爬山」。
沒有一個人可以用「共識」捆綁另一個人的行動。
有人說昨日行動的共識就是和平,行完就走,但真正的共識不是你說了算,由6月9日開始,真正的共識是由每一位在場人士用行動展現出來的。
所有人都下了同樣的決定,都做了一樣的行動才叫共識,而不是和你不一樣的就是鬼。

兩個多月過去了,政府強硬的對抗態度造成了示威者嚴重的損傷,由腦震盪到爆眼、對女示威者刻意的羞辱、與黑社會聯手、派卧底分化示威者、拘捕人數也增至700幾人,每一步都在訴說著她不退讓,她要以武力及恐懼壓制反抗的人。
她成功了嗎?

是Yes也是No。

No的原因是昨日的流水式集會還是超過了170萬人參與,在短短幾步之路,我們輕則塞了半小時,重則一直好幾小時不動,為什麼?因為人多。
兩個多月後,連和平遊行和集會也不再能保證安全,但還是有很多人堅持走出來。
可是也是Yes,我們開始聽見有人想要暫停勇武的行動,我們開始聽見想要重回和平表達的聲音,我們聽見多了捉鬼行動。這些,都是運動被分化和瓦解的前奏,我們要很小心處理。

K說:「今日咁樣係咪叫做『行走的力量』?由幾時開始,人類相信就咁行出嚟可以改變一啲嘢?」
我覺得這個問題頗有趣。
「我諗應該唔係相信行嘅力量,而係一種表態?俾人睇到而家我行出嚟話你知我唔妥呢樣嘢,而人數愈多力量就愈大。可能其實都係一種威脅?」
「因為行出嚟只係第一步,再唔回應可能會有後續?」
「係掛,我都唔知。不過我係咁理解。」
(因為大家都沒有對這方面的知識,就這樣search google也不知道答案,如果有朋友有研究可以通知我們啊。)

希望香港人也是這樣相信,走出來,只是最基本的第一步而已。
接下來還是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們去做。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